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8uyx7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二十章 責任分半,死仇結盟熱推-6mk1k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再说……你们继续跟丐帮搅和有意义吗?”月沉着声认真道,“暗处的人分明照着你们上清观去,你们还花时间与丐帮纠缠不清加深血仇,岂不是应了小人的心,让亲者痛仇者快?乾阳道长正是带着阻止恩怨的心情前来丐帮总坛解清误会,即便遭奸人谋害,但前辈如此一意孤行岂不是要让乾阳道长心血白费,让他怎么瞑目?”
清坤道长心绪飘远,他这两个最得他心的徒孙,一个严厉风行、一个虚怀若谷……所以他让乾巛道长当了掌门,让乾阳道长无拘无束地当长老,各保持其天性。栽培他们俩,清坤道长算用了心。
乾阳道长……为了这点破事孤身前来,其善至臻……
与其努力所为背道而驰,清坤道长确实心有不忍,有所动摇。
“这秦宏义从中挑拨,定有所图谋,身陷丐帮闹腾顶多就是个马前卒,背后肯定隐藏更大的阴谋。我觉得,不如两派通力合作,把暗处仇敌连根拔起,才是正事。这毕有为只是被借刀杀人的工具,你们为难他也没意思……把暗处兴风作浪、真正害死乾阳道长的混蛋揪出来碎尸万段,这才是真正为乾阳道长报仇。丐帮眼线通天下,可不成为抓出背后元凶的最强助力?”
月的一番话连杀红眼的乾巛道长都说服了,清坤道长怎还不从死胡同里转出来,当下杀气犹如一阵秋风,高爽吹散。
月费了辣么多口水给丐帮消灾,这些丐帮的家伙真是脑筋不开窍,一个个瞎站着发愣。换做他来,早就给大佬斟茶递水扇风兼鼓掌,缺一分都不算上道!这种时机还不出来打圆场等什么?等大佬求你们张嘴说句人话?!
月正想踹一脚给洪七让他发句话,洪一公不亏是老江湖,已经反应过来。
“丐帮当然愿意和上清观合作,把祸害我等的元凶抓出来!”洪一公拱手道。
清坤道长心中已被月说服,有台阶便借着下:“我等恩怨不能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望你们能协助找出元凶,当做为乾阳道长的死给个交代!”
“还有我们的子弟……”
“上清观抓着的丐帮弟子和丐帮尸体会一个不漏交还,有所损伤洪帮主请也不计前嫌!”
“这是当然,解开误会才是两派最好结局。”洪一公叹了一口气道。
清坤道长最后瞥了毕有为一眼,带着乾巛道长离开了丐帮总坛。随后,和丐帮在湖岸对峙的上清观弟子也全数撤离,只留下一众伤员一片狼藉。
“此次丐帮大祸我被奸人利用,我也有责任……各位依然愿意为了毕某豁出性命,毕某感激不尽!”毕有为经历大变后人都苍老了几分,有种看破红尘的阔达。
“别说这些废话,你只是为丐帮行事,何罪之有。反倒是我误会了你,请你原谅……”洪一公拍了拍毕有为的肩膀,心酸道。
眼看丐帮弟子死伤不少,八个九袋长老伤了四个死了两个,面前这个还险些蒙冤惨死,不禁唏嘘。
“帮主也是被奸计蒙蔽,并非原意,毕某不怪帮主。”毕有为转身朝月拱了拱手,“这次丐帮之灾多亏日月神教教主出手相助。救下毕某性命还是小事,没能让秦宏义这个奸贼继续把控丐帮作恶才是大事!请受毕某一拜!”
毕有为跪地磕头,其他丐帮弟子也都反应过来,一起朝月跪倒。
月刚才和清坤道长大战一场,内力消耗不小,也不费力去阻止,随他们拜了。
“我还有些不明……为何你说秦宏义背后还有元凶?”洪一公不解问道,“秦宏义自杀时说的话,不就证明他承认是他所为?”
“他承认归承认,但他不配。秦宏义作为一个九袋长老,对于他来说最大的利益就是夺得帮主之位。但他不谋帮主之位,只想两帮相争,其中目的显然高于他身份应得。如无意外,他还有别的身份,为别的人谋事,如此一来你们两帮相争背后的人物获得巨大的利益,他才有更高的利益。”
“原来如此。”洪一公明白过来,本还以为月只是随便胡扯个借口打发上清观,现在他算知道接下来他们丐帮的主要任务就是把秦宏义背后的人揪出来。
他们丐帮从不自称是什么好人,更像一条疯狗,拽着仇家就咬着不放!
“这事的转机其实是一开始洪七能活着到南京。你看秦宏义所为一环扣一环,用心极险,按他风格应早早除掉洪七才对。如果洪七也死,这事就没那么多后话了。”月感叹道。
洪七也听到秦宏义自尽前说他早就该死了,稍有疑惑:“难道他已经对我下手了?”
“应该是。与你兵分两路的妻子惨死嫁祸给上清观,不也是他计划一部分。估计对你这一路也有下手。”
洪七伤情摇头:“我如何化解了杀身之祸我自己都没发觉……要是察觉了,说不定能救她一命。”
“你在碰着我之前肯定有针对你的计划……”月扯过洪七,拍着他肩膀带着往外走,“你仔细想想是不是漏了什么诡异之处?极细微也得好好想……不过不急,你请我去吃全鱼宴,你可以慢慢想……”
洪七错愕不已,透着那笑面邪王的面具都能想象里头那猥琐的神情!
这货帮了丐帮大忙,就算他不说请一顿全鱼宴也不是什么问题啊!偏偏他要招摇撞骗骗请客,顿时就让洪七一点想请客的欲望都没有!只想一脚踹下去洞庭湖,让他自己抓鱼去!
“你他喵还想着吃?!”虽然他们已走出总坛四下无人,但洪七还是压低声音不让别人听见为月的身份保密,“你春联侠在京城荒郊被杀的新闻都传遍中原了,还不赶紧回去收拾烂摊子!”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这段时间在外头只要收到关于南京那边轰轰烈烈的新闻时,他都替眉千笑感到心虚……这都什么人啊,丢下那么大的烂摊子!
“急什么,这个时候回去那五只吊命鬼还不知走了没有……回头给老子天天挂横幅搞事情你受得了啊?”
月这么说好像又挺有道理……但他也有点明白段志行他们感受,这货贱痞贱痞的,找到机会不以贱制贱总觉得自己有点吃亏……
“再说,俗话说得好:人们总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让所有人感受到英雄消失后的孤单,以后才更珍惜我的好!”
洪七久违地大声一笑,看着面前这臭不要脸的货色真是服了。
“你之前入岳阳之时看到四处放鞭炮,不是在问咱们这边过什么节吗?”
“是啊,可热闹了。”
“都这个鬼样了还洗个毛线!哥要回去告诉大家死是不可能死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死的!我要这些混蛋哭自己打水漂的鞭炮钱!”月忽然回头十分严肃道,“一会全鱼宴让掌柜上菜快点,我们赶时间!”
麻蛋,还是要吃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