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27agw火熱都市异能 四重分裂討論-第八百六十七章:更狠的展示-roxbn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PM20:41
黄金之城远郊,地下,太阳王朝柒号资料馆第三杂物间
摇曳的火光中,年轻的半龙人骑士不知道第多少次从敌人身侧掠过,用他那对已经快砍崩了刃的长剑从后者肋下划过,留下两道深深的刻痕,并在下一秒旋身急退,间不容发地避过了一道凶厉沉重的斧影。
这是墨檀出现在这里的第十四分钟,也就是说,这场中间没有半点停歇的高强度战斗已经整整持续近一刻钟了。
一边是血肉之躯的半龙人,一边是无血无泪不会疲惫的人造傀儡,无法退让的双方就这样一刻未停地战到了现在。
骑士像失去了头颅,心脏位置亦是被剜了个大洞出来,坚实的身躯已是伤痕累累,上面密布着百余道或深或浅的剑痕,除了被焊死在右手上的那柄阔斧之外,身上的其它装备统统被斩成了碎片,却依然保持着与最初袭击墨檀时别无二致的战斗力,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没有降低半分。
而墨檀在卖相方面倒是要好得多,除了手中的两柄长剑已经损失了八成耐久之外,生命值依然维持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因为这一数值建立在他并未使用过任何恢复类消耗品的前提下,所以我们可以认定他除了最开始硬抗了骑士像那一斧之外再也没被击中过一次。
不过饶是如此,他的体能值也已经掉到了27%,这还是因为他除了最初那几次试探性攻击后没再用过一次技能,全程都在使用普通攻击战斗,否则别说是十五分钟了,墨檀那与其他玩家相比还算充沛的体能值估计五分钟就被用干净了。
但就算已经在尽可能的节省体力,就连躲闪攻击时都只用最小的幅度去回避,墨檀此时此刻的体能也依然被逼到了极限。
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但墨檀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的体能值跌破25%,这具远比自己在现实中强健的身体就会来到一个阈值,到时候无论是速度、力量都会因为疲劳而大幅度降低,最终变成那满地残躯的一部分。
所以他退了,在开始有意识地与那尊骑士像缠斗之后第一次主动拉开了距离。
不久之前墨檀故意去打贴身战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阔斧这种冷兵器的间和虽然不如长刀、长枪、方天画戟这些玩意儿,但这种厚重的武器依然需要一点距离才能彻底发挥出其特性,如果与敌人贴的太近,那么不仅容易被预判出动作,想要做到精准发力更是十分困难,而这种困难虽然很有可能会被智慧生物客服,但对于一具没有思维能力的傀儡却是天堑。
而墨檀手中的长剑虽然同样不如拳套、腕刃之类的武器适合贴身短打,但剑这种武器之所以被称为王者之兵,特点之一就是其风格可以千变万化,再怎么说也比那骑士像手中的阔斧好多了。
一百个善用斧的人,加起来可能有那么三四种风格。
一百个善用刀的人,加起来可能有二三十种风格。
但如果是一百个善用剑的人,却可能会出现七八十种迥然不同的套路,剩下那二三十人甚至还有可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所以作为几个人格中在战斗方面最具天赋的那一个,‘默’这个角色始终都没有考虑过除了剑以外的其它武器。
混乱中立人格下的墨檀同样能够驾驭绝大多数武器,甚至还能玩明白绝大多数乐器,但归根结底,最符合其风格的依然是匕首,或者长度比寻常匕首强不了多少的短剑,因为短刃永远都是从容、致命、游刃有余的,必要时还足以支持使用者短暂的疯狂,所以与墨檀身为‘檀莫’这个角色时相性极好。
至于绝对中立人格下的墨檀,虽说他确实有在用十字架或者圣典这种‘武器’,但我们大家都知道那是个笑话,所以就不做赘述了。
总而言之,当前人格下将战斗才能发挥到极致的墨檀毫不犹豫地打起了看似十分危险,实则能够将收益最大化的贴身战,并在这个过程中凭借‘自己’的经验,硬生生将两把风格千变万化的长剑玩成了匕首的套路,效果拔群。
而可惜的是,尽管墨檀已经才用了现有条件下的最优解,但他还是错估了面前这尊骑士像的强度,尽管后者的速度、力量都只能勉强算是半步高阶,但其身体强度却完全是另一码事,那质地不明的坚实躯体非但远超寻常血肉之躯,甚至连要害都没有一个,简直可以媲美高阶巅峰水准的物理职业者了。
所以墨檀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够精够响,却还是被对方凭借不讲道理的身体素质拖进了持久战,并逐渐被逼向败亡的边缘。
看起来,似乎是这么个局面。
不过要是位列个人战力榜前百的‘默’真的折在了面前这尊力量速度也就半步高阶,身体素质约等于高阶巅峰的骑士像手里,哪怕没有王霸胆这个加分项在旁边,这事儿依然会成为一个笑话。
换而言之——不可能。
墨檀主动拉开距离,一方面是因为体能值有些撑不住了,另一方面则是他已经差不多摸完这东西的底了。
所以……
【疯冲】+【冲撞猛击】
但见墨檀身形一晃,竟然直接把后背暴露在那虎视眈眈的骑士像面前,头也不回地想石室角落中的那位狗头人少年冲去,而且似乎并不是想要营救后者,因为他手中那对叠在身前的长剑散发着冰冷的杀意。
【疯冲】是墨檀经常用来当做高速移动的手段,而【冲撞猛击】则是实打实的攻击技能。
没错,攻击技能。
目标——霍格·黑皮!
剑若惊鸿,直指尚在昏迷中的少年眉心。
速度不快不慢,堪堪在能被身后那尊骑士像后发先至追上的程度。
而后者也并没有辜负墨檀的期望,就在他闪身冲向霍格的那一瞬,原本对墨檀无比执着的骑士像立刻爆发出了最高速度,手中的战斧第一次没有招呼向墨檀的要害,而是砸向他直挺挺刺向霍格的剑锋。
“所以说,守护关系者的优先级果然在肃清入侵者之上么?”
墨檀莞尔一笑,竟然松开了其中一柄长剑,而在【正义曼陀罗】落向地面的同时,他空出来的右手已经扶在了不知何时已经撤回到腰侧的【冷钢利剑】上。
面对敌人自开战以来最为仓促的反应,面对自己制造出来的最好机会,面对那空门大开的迎击,墨檀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所以——
【弧月双闪】
伴随着一声清澈的剑鸣,两道妖艳炫目的明月一闪而逝。
背朝那对正在溃散的光轮,墨檀并没有回头,而是在长舒了一口气后收剑入鞘。
咔。
崩刃严重的【冷钢利剑】卡在了鞘中。
咔!
骑士像紧握战斧的手腕同样发出了一声脆响。
咔!
墨檀皱了皱眉,用力拍了剑柄一下,把这柄几乎已经快要废掉的单手剑完整地收进剑鞘。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傀儡微微产动了一下,半秒钟后,其四肢竟然同时浮现了无数裂痕,并在短暂地僵直后终于再难承受住那同样伤痕密布的躯干,直挺挺地倒向前倒去。
然后把自己摔成了一地细碎的残骸。
尽管还剩下一个相对完整(少了脑袋)的躯干,但四肢尽碎的骑士像显然已经彻底失败了。
这自然不可能是刚才那两道【弧月双闪】斩出来的,但确实跟那一招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总觉得详细解释起来会花费大量篇幅,所以这次我们长话短说。
一、墨檀在那长达十五分钟,以试探弱点为核心目标的贴身颤抖中所有出剑角度都是有的放矢,导致骑士像所受的‘伤’看似密密麻麻杂乱不堪,其实是很有逻辑有次序地分布在其四肢上的。
二、在试探弱点无果的情况下,已经做好了铺垫的墨檀开始有思考霍格·黑皮为什么还活着,而那些闻起来还挺新鲜的夜蝮却死了。
三、他为了制造机会用出足以诱发之前那些‘铺垫’的一击,假意攻击了昏迷中的狗头人少年,但却压制了自己的速度,留下了充分的回旋余地。
四、上当的骑士像仓促拦截,导致空门大开,露出了这十五分钟以来最大的破绽。
最后,抓住机会的墨檀凭借【弧月双闪】成功对骑士像四肢的某个关键点进行打击,成功诱发了之前自己做所的上百剑铺垫,关上了冰箱门。
“所以说……”
体能值仅剩18%的墨檀身形一晃,好不容易重新站稳后低头看向已经停止挣扎的骑士像,并将目光聚焦到平均分布在那对残骸中的四颗魔晶上:“核心之类的东西果然藏在最难对付的地方啊,看着配色,是三个负责能量供给一个负责管理命令吗?”
总计三枚金色魔晶一枚蓝色魔晶,分别出自骑士像双臂、双腿的对应位置,其中一枚金色的已经不成形状了,目测是在之前的缠斗中被墨檀无意中震坏的。
“原来如此,就算在战斗中损失掉一个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影响到整体实力吗……”
捡起那几块晶体收进行囊,墨檀看向石室中的另外一尊骑士像,因为后者并没有参与对他的攻击,所以他还是很希望这东西能够正常跟人交流的,只可惜……
“果然只是‘没电’了而已啊。”
仔细确认完另一尊骑士像状态的墨檀耸了耸肩,低头看了眼那一地卖相糟糕透顶的蛇尸,苦笑道:“我该感到高兴吗?”
此时此刻,他已经简单确认完了那个狗头人少年的状态,也第一时间联系了季晓鸽和达布斯,将自己这边的收获与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所以大部队现在应该已经在重回那片空地的路上了。
之所以现在才联系大家,倒不是墨檀想让小伙伴们多浪费一刻钟时间,而是他现在才腾出精力来罢了,要是换在战斗的时候这么干,哪怕无罪之界的消息发送再怎么方便,在跟那傀儡拼命之余打开好友栏,点开季晓鸽或者达布斯的消息栏,再把大概情况用思维的方式录入,估计这一套操作结束后墨檀很有可能也就跟着一起结束了。
所以在有把握解决掉那尊骑士像的前提下,他并没有着急忙慌地联系队友,而是选择了先踏踏实实地取得胜利,再联系季晓鸽等人。
他的做法算不上错,但就连墨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就在之前刚被季晓鸽意义不明地教育了一遍后,他又下意识地选择了‘麻烦自己’。
从结果论来讲,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既没有让自己承担额外的风险,还避免了伙伴们无谓的担心。
但那终究只是结果论而已……
当然,这一细节与现在的情况无关,且不说墨檀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就算他注意到了,也不会在这个档口去琢磨这些事。
所以在跟伙伴们联系完之后,解除了逆鳞一阶的墨檀立刻快步走到了角落中那个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狗头人少年面前蹲下,收起了后者旁边那些自己刚刚在战斗间隙中丢到地上的,已经有些脏了的食物,又从行囊中拿出了一些干净的面包,掰成小块送到了霍格·黑皮的嘴边。
在短暂地观察之后,他已经猜到后者昏迷的原因了,简单来说就是饿的。
但霍格并不是牙牙,所以没有在闻到食物的气味后立刻醒来,而是毫无反应地继续昏迷着。
无奈之下,墨檀只能拿出瓶水在对方脸上洒了一些,如果再不管用的话,他就只能用嘴对嘴的方式帮助霍格进食了。
鉴于‘自己’有着丰富的钻空子经验而且已经在很多人身上取得了成功,墨檀知道这是可行的,虽然他非常不希望那么做。
幸运的是,被浇了点儿水的霍格很快就醒了过来,然后一脸茫然地对明显松了口气的墨檀问道:“那个…….您可以帮忙解释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吗?先生。”
“先吃饭。”
墨檀笑了笑,把面包塞进了礼貌的少年手里。
……
二十分钟后
“默大哥!!”
出现在走廊尽头的霍格·黑皮连滚带爬地冲向石室,一边跑,一边叫:“默大哥!不好了啊啊啊啊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