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xo5k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安溪柚-第八百八十六章 麥道的A級供應商讀書-wgqsy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不行,庄先生,您的这个要求我们绝不会答应。”
庄建业此话一出,没等埃多奥说话,克里尔多就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差点儿没从座位上蹦起来。
出让ERJ—140系列支线客机未来利润的25%,以换取腾飞集团为首的中国航空制造商们协助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进行ERJ—140系列支线客机的后续设计以及部分重要部件的加工生产是埃多奥和克里尔多等人最大的底线了。
这也是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被庞巴迪挤兑的实在没办法,但不可否认的是腾飞集团在工业设计、高端航材以及加工制造方面得到埃多奥和克里尔多等一种巴西航空航天局专家的认可。
否则也不可能在参观结束后,双方就坐下来磋商所谓的“合作细节”。
为此巴西方面给出的条件不可谓不优厚,ERJ—140系列支线客机投入市场后25%的利润。
说实话当埃多奥说出这个条件时,与庄建业一同参与谈判的赵主任和方勇是心动的,要知道这项合作一旦成型,国内的几家航空、航天企业不但可以正大光明的参与到巴西ERJ—140系列支线客机的研制生产,从而令各企业的生产的部件出口到巴西,实现企业产能的有效运转。
还可以提升各企业的技术能力和管理水平,毕竟是国际合作项目,很多东西沿用老一套已然不行,必须进行更为彻底的革新甚至是创新才能适应,所以想要承接巴西的业务就必须做出改变。
总而言之一句话,对国内航空、航天领域的发展绝对是个重大的利好。
然而还没等两人不加思索的要同意时,庄建业便悄悄的给两人递了张字条,上面就一句话:冷静点儿,巴西人说的是“利润”。
这话没错,巴西人说的就是利润,但吊诡的是庄建业在利润两个字上标了大大的引号。
都是做企业,尽管赵主任和方勇还没达到数十年后企业家们那种精明似鬼的程度,但这么多年在企业掌舵的经验也立刻让两人清醒过来。
利润,什么是利润?
简单地说扣除成本才叫利润,可如果售价扣除成本为负,那就叫亏损。
小孩子都懂的道理看似简单,可在大型企业内部却复杂的很,尤其是在会计做账中,是赚钱还是亏损可不是简单的加减法,内中的猫腻多得令人眼花缭乱。
也就是说,巴西人看似给了一个优厚的条件,可日后拿着账本哭爹喊娘的说他们的ERJ—140系列支线客机都亏得裤衩子都没了的地步,别说25%的利润,说不定还得忍着肉疼帮着堵窟窿。
巴西人这TM的是要白瓢呀。
意识到这一点,两人不说话了,把主动权完全交给庄建业,反正庄建业比他们对外贸易的经验都丰富,再不济也不可能吃什么大亏。
庄建业也不客气,张嘴就要全部利润,反正日后要耍花活儿,庄建业哪里会客气。
结果对面的克里尔多似乎入戏太深,准备在这方面正面刚一波,让对面的中国人将利润分成的印象加深、固化,如此就算最后让步又如何?反正以后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是连年亏损的。
哪成想早就看穿巴西人小把戏的庄建业完全不吃这一套,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我还是那句话,要么让出所有的利润,要么把整个亚太的市场交给我们。”
闻听此言埃多奥和克里尔多互视一眼,然后与身边的其他的人交流了几句,最后埃多奥抬头看向庄建业,遗憾的耸了耸肩:“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说着,埃多奥长身而起,克里尔多紧随其后,很快会议桌对面的巴西航空航天局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起身,跟在埃多奥和克里尔多的后面头也不回的走出会议室。
眼见好不容易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的巴西人就这么被挤兑走了,赵主任和方勇是一脸的着急,待埃多奥和克里尔多等人走后便焦急的劝庄建业:“小庄,咱们就不能让着点儿?”
“那就要看巴西人有没有觉悟了……”说完,咧嘴一笑:“好了,二位,巴西的事儿先放到一边,咱们商量下接下来该怎么统一步调……”
……
会议室内庄建业等人如何统一步调不得而知,离开的埃多奥和克里尔多等人那一脸的分愤慨却任谁都看得清楚,眼瞅着离自己的车队不远,克里尔多终于是忍不住,抱怨道:“庄建业以为自己是谁?难道真的把腾飞集团当成了波音和洛马?
我呸~~~如果不是时间上来不及,再不把ERJ—140推出去,整个支线客机市场就会被庞巴迪完全垄断,我又怎么可能会跟这样的如同强盗的人,这样卑劣的企业坐在一起?简直侮辱人格。”
埃多奥听罢也不禁点点头:“是呀,庄建业是把我们当成北韩和伊朗了,以为用他的强势敲一敲就能让我们屈服,乖乖按照他的意志服从,还把这种霸道的论调说成是自己独有的风格,呸~~真不要脸。”
说着不禁气愤的吐槽道:“哼~~他也不照照镜子好好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波音、麦道、洛马、空客,那个不比腾飞集团前的多得多,我们只是不想公司的控制权拱手相让而已,并不是被这些巨头拒之门外,相反,只要我们原因,这些巨头巴不得把最好的技术和经验交给我们,腾飞集团却以为我们无路可走找到他们,觉得可以好好宰上一刀,实在是可笑!”
“可不是,这个世界上智慧人的不多,但像庄建业这样自不量力的却不少!”克里尔多十分赞同的附和道,然后准备借着这个由头再好好的吐槽两句,可话还没等他说出口,就将厂区的大门外开进来数辆奔驰轿车。
克里尔多怔了一下,想说的话也同时咽了回去,但下一刻,一双眼睛凸的就睁圆,还沉浸在愤慨之中的老脸上被一抹难以置信所覆盖。
此话一出,无论是埃多奥还是克里尔多脑袋都嗡的一下,可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默林茨却不耐烦的催促道:“李斯特先生,庄还在上面等我们呢,他可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李斯特闻言哈哈一笑:“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走吧,上去!”
说着,冲着埃多奥等人礼貌的点了下头,便跟着默林茨一同步入腾飞集团新厂区的办公大楼,只留下一群巴西人在身后各种的风中凌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