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4fqxc超棒的都市言情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分享-d8ja2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许七安是个豁达的人,不会因为小事耿耿于怀,既然家里的妹妹如此朽木不可雕,他便不雕了。
拎到书院抽一顿板子不是更好吗,何必浪费口舌。
但李妙真阻止了许七安家暴孩童,天宗圣女皱着眉头,不悦道:“有话好好说,何必对一个孩子动粗呢。”
圣女啊,你永远不知道当熊孩子的家长有多糟心………许七安便卖她一个面子,转而进了院子。
院子里只有一对母女花,脸蛋尖俏,五官立体,颇有几分混血风情的许玲月,坐在小木扎上刺绣。
小木扎已经容不下她愈发丰满的臀,弹性十足的臀肉溢出,在裙下凸显出来。
婶婶则在一旁不务正业,把荷绿色的裙摆在小腿位置打结,然后蹲在花圃边,握着小木铲和小剪刀,捣鼓花花草草。
婶婶平时除了揍许铃音,也就这点爱好了。
她的贴身丫鬟绿娥在边上帮衬。
“大哥!”
看见许七安回来,玲月妹子高兴坏了,放下针线,笑靥如花的迎上来。
她的余光,不着痕迹的在李妙真、苏苏和钟璃身上掠过。
那带着审视的小表情,充分说明漂亮女人之间,有着天然的,植入本能的敌意。
“没事了,今天就可以回家。”
许七安捏了捏她圆润的鼻头,目光望向屋子,道:“二郎和二叔呢?”
“爹不知道跑哪里练功去了,二哥在张夫子处读书。”许玲月嗓音悦耳,带着少女的软濡。
许七安点点头,正要说话,便听许玲月带着好奇,柔柔道:“大哥,那位姐姐是谁?”
她问的是钟璃。
钟璃虽然跟了许七安很久,但她从未正式露面过,许玲月是第一次见到她。
“采薇的师姐。”许七安道。
哦,那个饭桶姑娘的师姐啊……..许玲月恍然。
饭桶是她给褚采薇取的绰号,褚采薇是饭桶一号,丽娜是饭桶二号,许铃音是饭桶三号。
其实,认识这三个饭桶的人,心里多少都有类似的绰号。比如院子里,惊觉幼女一身脏,恼怒的捡了根竹条,追杀幼女出门的美妇人。
婶婶给丽娜和许铃音取的绰号,大抵是:愚蠢的女孩和小孩、贪吃的女孩和小孩、又蠢又会吃的女孩和小孩。
诸如此类。
“老娘每天给你们洗衣服难道不累吗?你个死孩子,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老娘。”婶婶的咆哮声传来:
“那我打你的时候也用不着把你当女儿看。”
许铃音顶嘴的声音传来:“那我不是你女儿,你打我干嘛呀。”
婶婶噎了一下,无能狂怒:“…….还敢顶嘴!”
………….
许七安带着钟璃,出了小院,在房舍、院落间穿梭,沿着青石板铺设的道理,时而拾阶,一炷香后,来到了种满竹林的山谷。
竹子南方居多,大奉自诩九州正统,称雄中原,但京城的地理位置是九州的中北部。
气候不宜竹子生长。
清云山这一片竹林,倒是稀罕的很。
入夏不久,这个季节的竹林郁郁葱葱,山风吹来,沙沙作响,颇有意境。
而许七安想的是,竹筒酒怎么做来着?
一座小阁楼掩映在竹林间,如同隐士所居的雅阁,一条鹅卵石铺设的小径通往阁楼,落满了竹叶。
“院长,许七安拜访!”他朝着阁楼作揖。
眼前清光一闪,已从外面瞬移到阁楼内,院长赵守坐在案边,品着香茗,笑而不语的看着他。
洗的发白的陈旧儒衫,略显凌乱的花白头发,浑身透着犬儒的气息。
赵守是许七安见过最没格调的高品强者,同样是老头儿,监正却是白衣胜雪,仙风道骨。度厄大师也穿着绣金线的华美袈裟,气度淡泊,一副得道高僧模样。
而赵院长给人的感觉就是孔乙己,或者范进………
“嗯,差点把猫道长忘了,道长也是一副云游道士的模样,落魄的很……….”许七安在心里补充一句。
“多谢院长出手相助。”许七安表达了感谢。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你教我的,而你也没有忘记。”赵守微笑道。
院长的意思是,只要我没忘记初心,大家就还是好基友………许七安笑着作揖,然后向好基友提出要求:
“学生来书院,是想向院长借一本书。”
赵守看着他,微微颔首。
“大周拾遗。”许七安记得魏爸爸说过,要想知道王妃的秘密,就去云鹿书院借这本书。
“呵呵!”
赵守笑道:“这是六百年前,书院的一位大儒所著,他生于大周末期,活跃于大奉初期,把自己关于大周的所见所闻,编著成书。此书全天下只有一本,未曾刊印,读过此书的人寥寥无几。”
原来如此,难怪怀庆都没听说过,就算是女学霸,也不可能读尽天下书,肯定是有目的的阅读偏向喜好的书。
许七安恍然,又听赵守微笑说道:“那位大儒你想必听说过,他的事迹被后人立了碑文,就在山中。”
灵光霍然闪烁,许七安脱口而出:“那位携民怨,撞散大周最后气运的二品大儒钱钟?”
他初来云鹿书院时,二郎带他参观书院,有提及过那位叫做钱钟的大儒。
赵守感慨道:“那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读书人,真正的名垂青史,而不像某四个家伙,总想着走歪门邪道。”
请问您说的那四个走歪门邪道的家伙,是张慎、李慕白、杨恭、陈泰吗………许七安心里腹诽。
赵守摊开手,悠然道:“《大周拾遗》在我手中。”
清光一闪,他手里出现一本古旧书卷,书皮写着:大周拾遗!
………许七安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尽管对儒家的“吹牛逼”大法已经很熟悉了,但每次见到,总让他心里产生“这武道不修也罢”、“教练,我想学儒术”的冲动。
男怕入错行,二叔害我………他心里惋惜的叹口气。
从赵守手中接过大周拾遗,许七安沉吟道:“我能带走吗?”
赵守:“不行!”
拒绝的好干脆…….许七安低头翻看,他现在的目力,一目十行不在话下。
这本书既名《大周拾遗》,那么里面记载的东西,其实是对正史的一种补充。里面记载的都是乍一看很像野史,但确实发生的事。
比如大周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仙吏李慕,史书上说此人风流成性,红颜知己无数,但其实他的一众红颜里有一位狐妖,是南妖一脉九尾天狐的族人。
这些是正史上不会记载的隐秘。
与云鹿书院指鹿为马的亚圣一样,这位李慕竟是个董狐之笔的人才………许七安暗暗点头,继续翻阅。
终于,他翻到了一篇堪称民间神话的记载。
大周隆德年间,南边有一座万花谷,谷中奇花斗艳,四季常开不败。相传谷中住着一位钟灵毓秀的花神。
花神乃仙葩诞生灵智,幻化人形,集天地灵气于一身。谁若能得花神灵蕴,便可脱胎换骨,长生不老。
隆德帝听闻后,便派人南下寻找,历时十三载,终于找到了万花谷,找到了那位钟灵毓秀的花神。
大军包围万花谷,逼迫花神入宫,花神不愿,招来雷霆自毁,死前诅咒:大周三百年后亡。
果然,三百年后,大周气数走到尽头。
故事末尾,记录了一篇诗:
出世惊魂压众芳,
雍容倾尽沐曦阳。
万众推崇成国色,
魂系人间惹帝王。
许七安面无表情的合上书,内心却并不平静,甚至波涛汹涌。
“这首诗不是形容王妃的么,卧槽,王妃就是九百多年前的花神…….不,花神转世?
“原来这首诗写的是三百年前的花神,我一直以为是此诗流传太广,名气太大,惹来了元景帝的注意,所以她才被送进宫的。
“难怪,难怪都说王妃的灵蕴是好东西,原来还有这个典故,果然,多读书是有好处的。脱胎换骨是毋庸置疑的,长生不老就未必了,不然元景帝怎么可能把王妃拱手让给镇北王。
“花中仙子,不愧是大奉第一美人,魅力无双。啧,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许七安把书还给赵守,问道:“这首诗是钱钟大儒所作?”
赵守摇头:“非也。”
哦,钱钟大儒也只是记录者,那我就没疑问了,不然,那个道出王妃身世之谜的主持老和尚怎么知道这首诗就成逻辑漏洞了………许七安心里吐槽。
与赵守院长闲谈着,许七安耳廓忽地一动,扭头看向楼舍外。
只见三位大儒联袂而来,目光顾盼,看见许七安露出惊喜之色。
“不愧是我们三人教出来的学生,菜市口斩二贼,以一人之力挽回大局,可歌可泣啊。”
三位大儒开心的称赞,接着,他们用质疑的目光看向院长:“宁宴何时成了院长的弟子?宁宴,院长可曾要求你作诗?”
说着,他们用“你就是馋他的诗,不要狡辩这是事实”的眼神内涵赵守。
赵守冷哼道:“我又岂会与你们一般,读书人三不朽,立德、功、言才是煌煌正道。寄希望于诗词,乃旁门左道。”
你不和我们抢诗词便好………三位大儒松了口气,张慎语气轻松的反驳道:
“三千大道殊途同归,诗词何尝不是文化瑰宝?在我看来,院长反而是执念过重。”
赵守摆摆手:“懒得与你们辩解。”
他转而看向许七安,道:“主要是杨恭珠玉在前,让他们羡慕且嫉妒,其实云鹿书院对你是心怀善意的,与诗词并无关系。”
看了三位大儒一眼,笑呵呵道:“至少老夫不会像他们一样。”
他必须要向许七安澄清这件事,否则就显得云鹿书院怀着目的似的,总想着沾他诗词的光。
说实话,张慎等人的行为,实在有辱云鹿书院的形象。
许七安点点头。
他本人其实无所谓,反正诗词是前世剽窃的,并非他所作,做为一个没有根基的穿越者,能用诗词扩张人脉,换取利益,自然不能错过。
张慎三人不理会院长的嘲讽,热切的看向许七安,问道:
“你也好久没有作诗了,近来发生此等大事,有没有觉得热血沸腾,诗兴大发?为师几个可以帮你润色润色。”
三位大儒热切的看着许七安。
院长赵守没有说话,不过也颇感兴趣,凝神看来。
云鹿书院不但帮我庇护家人,院长更是直接手握刻刀,在朝堂威逼元景帝,虽然这合乎儒家理念,并非单纯的卖我人情,可这份恩情我是要记的……….
嗯,不妨抄首诗给他们,也不好一宿又一宿的白嫖他们………想到这里,许七安沉吟道:
“确实想到一首诗。”
对,是想到一首诗,我只是诗词搬运工。他在心里补充。
三位大儒狂喜。
这个时候,他本该豪气的来一句:笔墨伺候。
只是毛笔字写的太差,手头又没炭笔,便没有献丑,像模像样的在室内踱步,看见窗户外,绿油油的竹叶时,假装眼睛一亮,道:
“有了。”
赵守眼睛同样一亮,问道:“是否与竹有关?”
院长似乎很喜欢竹子……..许七安颔首:“是。”
闻言,赵守顿时挺直腰杆,从略有兴趣,升级到倍感期待。
许七安略作回忆,想起了这首诗的全文,但在赵守和三位大儒眼里,他这是在酝酿。
“咬定青山不放松。”
已经知道是咏竹诗的赵守,细细品味起来,这一句里,“咬”字是精粹,仅一个字便凸显出竹的苍劲有力。
“立根原在破岩中。”
赵守微微颔首,这是对上一句的补充,同时体现出竹子在艰苦环境中展现出的坚毅。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院长赵守呼吸有些急促,后面两句,则是描述竹子对外界压力的态度,哪怕经历无数磨难,依旧不屈不挠。
梅兰竹菊里,他独独钟情竹子,否则不会把居所建在竹林。
赵守以前也曾作诗咏竹,但相比起许七安的这一首,他得承认自己落了下乘。
一诗两联,从内到外,几乎把竹子坚韧不拔的品性描述的淋漓尽致。
不愧是大奉诗魁……….这位儒家高品修士,心里喟叹。
“此诗意境和辞藻虽欠缺了些,却是罕见的咏竹诗。”李慕白赞道。
“愚蠢,此诗咏出了竹的坚韧不拔和顽强朴素,辞藻华丽反而落了下乘。”张慎抨击道。
“乍一看是咏竹,实则以竹喻人,妙啊,妙啊。”陈泰抚须长笑。
三位大儒点评结束,立刻看向许七安:“这首诗可有名字?”
许七安当即便知他们打的什么主意,笑着摇头:“未曾命名,故需老师们润色。”
三位大儒默契的后退几步,警惕的看着彼此,酝酿着如何争夺署名权。
就在这时,只听赵守长笑三声,道:“就让我来为此诗命名吧。”
“?”
张慎等人,脸色僵硬的扭动脖子看他。不是说好看不上许宁宴的诗的?
赵守皱了皱眉,不悦道:
“尔等看我作甚,这首诗难道不是许宁宴借咏竹喻我?老夫坚守云鹿书院数十年,便如这竹子一般,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说罢,不等三位大儒反应的机会,说道:“退出三百里,别打扰我写诗。”
话音方落,三位大儒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守铺开纸张,心情激动的提笔,边写边感慨道:“好诗,好诗啊,老夫人生圆满了。嗯,宁宴啊,此诗是你所作,但我这个授业恩师在旁指点润色,对否。”
这时,三位大儒身形闪现,怒道:“院长,住手!”
赵守挥挥袖子:“退出五百里。”
大儒们消失了,下一秒,他们又出现了,怒吼道:“无耻老贼,我等与你不同戴天。”
“看来你们是许久没有活动筋骨了,罢罢罢,老夫帮你们一把。”
“我们可不是吓大的,三品又如何,我等联手可不怵你。”
“呵,不是老夫瞧不起尔等,便是再来十个,我也能轻易镇压。”
许七安拉着钟璃逃走了。
…………
清云山的山顶,清气冲霄,吹散云层,四道身影在高空中打的你来我往,见招拆招。
动静闹的太大,立刻惊动了书院里的学子和夫子。
“院长和大儒们怎么打起来了?”
“这,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何大动干戈,可别祸及我们啊。”
“三位大儒打架是挺常见的,只是,院长怎么也动起手来。到底发生何事?”
“三位大儒打架也不常见,前几次都是因为争夺许诗魁的诗。”
这时,有人小声说道:“我,我刚才好像看见许诗魁带着一名女子去了院长的竹林。”
不会吧………四周猛的一静,学子和夫子们脸皮火辣辣的。
另一边,许家女眷歇脚的小院里,李妙真和楚元缜猛的抬头,仰望高空,心里一阵阵悸动。
“不用管,定是大哥又作了诗,三位大儒打起来了。”许二郎摆摆手。
这可不像是四品高手能制造的动静啊……..李妙真和楚元缜心说。
两人便没在意,继续听许二郎说话。
“铃音有一个很奇怪的天赋,她不想学的东西,便学不进去,哪怕再怎么教也无济于事。所以你们别想着自己是特殊的,认为自己能教她启蒙。”
许二郎差点就没说:你们别自取其辱。
李妙真摇摇头:“那不行,之前借宿许家,我答应过许夫人,要帮忙教导铃音,后来因事耽搁,如今万事已了,正好兑现承诺。”
楚元缜笑了笑,聪明人见多了,偶尔见一见资质愚钝的,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
许七安和钟璃返回小院,察觉到院内气氛有些僵凝,李妙真坐在小板凳上,漂亮的脸蛋有些呆滞,瞳孔涣散。
像极了失恋中的女孩,沮丧颓废。
楚元缜抱着他那把始终没有出鞘的剑,背靠着墙,面无表情,但额角突突直跳的青筋出卖了他。
“你们俩,似乎遇到了点不开心的事?”许七安审视着两位同伴。
两人不搭理他。
许二郎唉声叹气道:“楚大侠和李道长非要教铃音认字、算术。”
许七安大吃一惊,朝两人拱了拱手。
李妙真觉得许宁宴在嘲讽她,抓起小石子就砸过来。
…………
午膳后,许七安带着家人返回许府,许二叔雇了三辆马车,去外城召集家仆们回来。
仆人们回来后,婶婶指挥着他们洒扫。
许七安坐在屋脊上,看着仆人们来来往往的忙碌,听着楚元缜和许二郎谈经论道,两人各自卖弄学识。
内厅里,褚采薇带来了桂月楼的极品糕点,丽娜和许铃音陪她开怀大吃。
李妙真在客房里盘坐修行,苏苏喋喋不休的说话。
而他身边,裹着布衣袍子的钟璃,抱着膝盖,乖巧的陪在身边。
“以许府现在的战力值,哪怕元景帝要报复,除非派大军围攻,否则,还真不怵暗杀了。”许七安心说。
等金莲道长的莲子成熟了,我们就得离开京城,到时候让杨千幻和采薇照拂一下家里。
监正答应过我,会庇佑许府,他也不想把我逼的杀进宫里,手刃元景帝狗头。
“你坐在这里不要动,我进屋见一位贵客,等她走了,你再下来。”许七安转头叮嘱钟璃。
钟璃默默点头:“嗯。”
许七安当即跃下屋脊,返回房间,关好门窗,然后取出地书碎片,倾倒出一枚符剑。
这枚符剑是北行时,洛玉衡拖楚元缜赠予他。
许七安至今还不清楚善良的小姨送他这玩意,是存了交好之意,还是金莲道长帮他求来。
回许府前,他用地书碎片联络到金莲道长,通过他,确认了洛玉衡是半个自己人,可以适当的信任。
金莲道长还说,符剑可以充当传书,让他联络到洛玉衡,不需要亲自前往皇城。
握紧符剑,调动元神,投入一缕精神力,低声道:“国师,国师,我是许七安……….”
魂丹的事还是弄清楚比较好,否则总觉得如鲠在喉。另外,也是给洛玉衡一个提醒,让她防备元景帝闹幺蛾子。
顺便刷一刷绝色美人的好感度,争取将来洛玉衡也成为我可以依靠的大佬。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反复念叨了片刻,符剑毫无反应。
看来国师不想搭理我啊,果然,我的身份和地位终究太低,在洛玉衡这样身份高贵,修为强大的女人眼里,还差得太远………
许七安无奈的想。
他正打算放弃,突然,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穿透屋顶,降临在屋内。
金色光柱中,一道倩影凝结,头戴莲花冠,身披道袍,眉心一点艳红朱砂,五官绝美。
她兼具了善良小姨的知性,妈妈朋友的妩媚,以及邻家女孩的俏丽,让人莫名的感动。
竟然真的来了?
还没等许七安惊喜,忽然听见屋脊传来瓦片翻滚的声音,紧接着,一道人影从屋檐滚下来,啪叽,重重摔在院子里。
钟璃半天没动弹,过了好一阵子,“呜呜呜”的爬了起来,默默走开。
洛玉衡恍然道:“你屋顶怎么还有人?来的太快,我没注意。”
“………”
不,不是你没注意,是命运让你“刻意”忽略了她,可怜的钟师姐…….
洛玉衡清澈眼波流转,清冷如仙子,颔首道:“找我何事?”
……….
PS:今天本来应该更新三章,我想了一下,把三章合并成两章更好一些,字数上弥补就行了。今天字数1200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