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d6lb7精彩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所翁龍 (更新完畢)讀書-p8mne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回到公司以后,向南就带着陈容的那幅《六龙图》来到了自己的独立修复室里,准备开始修复。
事实上,这幅画并不容易修复。
《六龙图》是绢本手卷,被火一燎,烧出来的小洞边缘处变得硬邦邦的,很难处理。
这就需要向南将那些硬结的地方清除掉,再用差不多大小的绢帛片托补修复,然后再全色接笔。
总之,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不过,从道理上来讲,向南修复的每一件文物,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修复的,越是复杂越是困难,他修复起来就越开心。
这就好像一个武林高手一样,无敌才寂寞,有对手才是值得高兴的事。
将《六龙图》的所有残片都从古董盒中取了出来,摊放在长案之上,向南先将这些残片拼对在一起,然后才开始清理起来。
这幅画作的画芯之上满是烟灰污垢,不清理干净根本看不清完整的画面。
用了两大盆清水,原本被一层黑灰遮掩的画面,也总算是渐渐清晰了起来,整幅长卷之上,那一条条掩映在乌黑云层之中的巨龙,或张牙舞爪,或腾云驾雾,或怒目而视……端的是威风凛凛、气势逼人。
向南看着这幅与其它古画完全不同的画作,右眼之中,“时光回溯之眼”悄然开启……
南宋端平二年春,许是昨夜刚下了雨,应天府郊外的一处庄园,从远处看去晨雾蒙蒙,忽隐忽现,仿若仙境。
庄园外的树上新芽吐绿,嫩绿的枝丫也是湿漉漉的,墙角边上,一株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头来的野草,头顶着一颗亮晶晶的水珠儿,在微风里轻轻摇摆。
“抬酒来!”
就在此时,庄园里忽然传来一声大喝,打破了这里的静谧。
“快,快!老爷又要画画了!”
庄园里的几个家丁一听,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奔了过去。
没过多久,两个强壮的家丁一人抱着一个酒坛,将酒送进了书房里,然后退出书房,顺带着将门关上。
这还罢了,让人好奇的是,这两个家丁还用一条粗铁链将两扇门的门环给拴到了一起。
可其他家丁一点也不觉得惊讶,显然是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没错,我们家老爷画画,不但要喝酒,而且还要把自己锁在书房里,就问你服不服?!
将书房门锁好之后,其他家丁就自顾自地离开了,只留下一个书童在门外候着。
而此时,书房里的那位老爷,正一脸惬意地躺在躺椅上,在躺椅旁边的小几上,还摆着一碟永泰李子干。
他一碗接一碗地喝着酒,喝一碗,就吃一粒李子干,等两坛子酒喝光了,李子干也吃完了,他自个儿也喝得酩酊大醉了。
这位老爷这才从躺椅上站起来,脱下戴在头上的头巾濡抹墨汁,嘴里连声狂喊:“醉乎哉?不醉也!”
喊完之后,他两手举着头巾,醉意熏熏地在在书桌前摊放的宣纸上任意挥洒,之后将头巾捏成一团,猛喊一声:“去也!”
随后,将头巾扔在空酒坛里,这才举起毛笔蘸墨,在画纸上随意涂抹几下,一条龙便已跃然纸上。
画好一幅画后,这位老爷又将毛笔一扔,整个人便已醉倒在一旁的躺椅上,呼呼大睡去了。
这老爷不是别人,正是陈容,字公储,号所翁。此人诗文豪壮,尤其擅长画龙,每每灵感来时,就喜欢豪饮美酒,挥毫泼墨。
书房外的书童听到书房里传来的呼噜声,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他忍不住抬起手来捏了捏额头上的汗,心里暗暗想道:
“老爷也是心大,难道不知道今天要放榜吗?居然还有心思饮酒作画!”
摇了摇头,他拿出钥匙将书房门外的铁链解开,正准备进去给睡着的老爷盖上一床毯子,免得他着了凉。
就在这时,一个家丁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人还没进屋,大喊声就传了进来:“老爷,高中了!老爷,高中了!”
“老爷高中了?!”
书童一喜,想唤醒老爷,可老爷早就醉得不省人事了,又怎么唤得醒?
这一年,人到中年的陈容总算是进士及第,入了士林。
随着陈容踏入仕途,他的画作也渐渐在士林阶层流传开来。他画龙深得变化之意,隐约而不可名状者,皆得妙似,被世人称之为“所翁龙”。
一时之间,陈容名声大噪,士林官宦之间,都以能得到一幅“所翁龙”为荣。
话说,当时的权臣宰相贾似道是个敏锐的艺术鉴赏家,他不仅让人将王羲之的《兰亭序》临摹起来,还复制了四版姜夔及任希夷的真迹。
贾似道喜欢收藏图籍,他家所收善本图书达千余部,聚敛奇珍异宝,法书名画,如今尚存世的许多古代书画文物,如《王羲之快雪时晴帖》、《展子虔游春图》、《欧阳询行书千字文卷》、《赵昌蛱蝶图》、《崔白寒雀图》等,都是他的藏物。
当陈容声名鹊起之时,贾似道当然也听说了,他也很想收藏一幅陈容的“所翁龙”,于是便请人到陈容处求画。
这一天,正是休沐日,陈容正躺在院中的躺椅上休息,贾似道请来求画的人上门拜访来了。
当来人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之后,陈容沉默了半晌。
贾似道这人,他当然知道。
听说这人以前是个混混,后来仗着自己的姐姐是贵妃才当了官,最后竟然成了权倾朝野的丞相。
陈容不屑贾似道为人,又深恨他专权误国,因此一听到来人报出“贾似道”的名号后,忍不住一口酒气喷出,醉醺醺地道:
“你且待昨日来取画罢!”
来人心里一喜,但随即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昨日?’昨日’已经过去了呀!”
陈容冷笑一声,说道:“那你就等’明日’陈某死了再来好了!”
来人傻了半天,才总算明白陈容根本就是拒绝的意思,这才灰溜溜地走了。
之后,贾似道又换了别的方法,向陈容求了好几次画,可最终都没能得到一幅“所翁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