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e2swk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笔趣-第二百二十一章 神女王女-htlqh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新郑。
墨家会馆前的街道上,人流往来,喧闹异常。
东郡的风波已经彻底平息,秦国与魏国的战争,终究迎来了一个尾巴。
两国议和,战事终结。
这一年,神州板荡,列国不宁,然而外界的风波,终究无法影响到这宏伟的新郑城中。
起码,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繁华依旧是那么繁华,没有一丝受到影响。
“这就是墨家会馆么,果然不错。”
一个年轻人拿着酒壶,看着外面的摊贩各自做着生意。几名墨侠从外归来,这些摊贩见此,也没有避让惊恐的模样。
与一般的帮派照庇的街道,浑然不同。
看着这副景象,年轻人二话不说,便走进了这墨家会馆中。
眼见着一个陌生人来此,墨家会馆中一众墨家弟子一愣,见其衣着不凡,有人便上前招呼。
“不知先生来此,有何见教?”
“欲见墨家大统领!”
来者的笑容很是温和,虽然一身酒气,不过精神熠熠,丝毫没有醉态。
果然么?
墨家最近声势见涨,便在韩国朝堂之上,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不少诸子百家的游士,还有江湖侠客,都想要通过拜见墨家大统领,进而有所作为。
或是进入朝堂为官,或是加入墨家,成为墨侠。
不过眼前之人,似乎不像是有武功在身的样子。
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不怪了,墨家的弟子早已经有了应对的流程。
“这位先生,大统领…….”
眼看墨家弟子就要说出一套客套话的时候,男子躬身一拜。
“在下韩非,还请禀告一声大统领。我想,他会见我的。”
墨家弟子有些奇怪,还从来没有人有着如此自信,或者说不要脸。
“那先生等一下。”
墨家弟子顿了顿,终究还是前去禀告。
一池碧水之前,波光盈盈,屋中佳人坐卧,脸上带着微笑。
“这么快这里就建好了么?”
这里曾经是焱妃与月神联手暗袭赵爽的地方。故地重游,焱妃的心中却是有着别样的感触,还带着几分得意。
“你阴阳家这么多的事情,你怎么还不回去?”
赵爽坐在桌案之前,处理着一应的事务。回头看了一眼拿着个果子正躺在他榻上的焱妃,一脸大爷样,不禁问着。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刚刚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
焱妃嘴上不满,可是啃着果子,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你注意一点,我墨家和你阴阳家好歹是仇人,你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向别人解释?”
“原来你也是要脸的。”
焱妃一笑,似乎抓住了赵爽的把柄一般,缓缓坐了起来。
裙摆轻曳,眉目生姿,焱妃缓缓走向赵爽,趴在了地上,看着他的脸庞,脸上露出了笑意。
“没有想到,这才几年,你的变化这么大。
先前的那个小胖子的形象还在心中久久不去,眼前这个男子的模样依旧陌生,不过,焱妃却并在意,甚至还有些意外之喜。
“大统领,外面有一个叫韩非的,想要拜见。”
“韩非?”
墨家弟子的声音让焱妃制止了接下来的举动,赵爽轻轻呢喃。
“让他进来吧!”
便在墨家弟子离开的时候,赵爽回头看了一眼焱妃。对方脸上很是不满意,似乎有些扫兴,挥了挥衣袖,一身火焰燃起,身影消失在了这屋中。
韩非的到来让赵爽有些意外,当他出现的那一刻,赵爽站了起来,两者见礼。
“九公子游学方归,不知为何不去拜见韩王,却来我墨家会馆?”
“我游学方归,除了舍妹红莲,无人知晓。想不到大统领对我的行踪如此清楚。”
韩非一笑,看了看这屋中陈设,隔着一层镂空的墙面,可见外面平静的湖泽。
眼前的男子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然而心思之巧妙,绝对不是凡人可比。
赵爽一笑,重新坐了回去,给自己也给韩非倒了一杯酒。
“九公子的著述在下曾读过,多有裨益,自然心中有所向往。”
见着赵爽的招呼,韩非坐在了他的对面,将酒樽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不禁赞道。
“好酒!”
韩非饮罢,大笑了一声。
“泠泉山庄的伊人醉,可是难得的好酒。想不到能够在大统领这里喝上一口,不枉此行啊!”
便如每一个酒鬼,遇上了美酒仿佛忘记了一切。只不过,韩非虽然如此,可终究还是与一般的酒鬼不同。
这份不同,来源于心志。
“大统领数载布局,如今你麾下的墨家势力已经在韩国稳稳扎下了脚跟。只是为何,还要向我父王进上一名神女?”
“九公子所言,可是那位近来在韩国朝堂之上大出风头的神女檀音?”
赵爽一笑,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一样。事实上,也没有人知道。
“大统领如此,可真是让我有些失望了。”
韩非见赵爽不说实话,微微摇了摇头。
“我离开小圣贤庄之后,游历诸国,回到韩国时,见大统领麾下墨家弟子抚养百姓,兴修水利,本是善举。大统领却为何用巫蛊神道之术,迷惑王上?”
“公子何以知晓?”
“这神女所言,看似云遮雾掩,可若细细探究,却终究与墨家难以分清关系。若说如今这韩国,除了夜幕之外,谁还有这份本事,也就只有大统领了。”
“想不到公子虽未至新郑,却已然洞察局势,在下佩服。”
赵爽微微拱手,语中带着几分赞叹之意。
“当年西门豹至邺,杀巫女,绝淫祀,而邺地大治。神道之术,终究弊大于利,且贻害无穷。大统领又为何如此?”
只不过,韩非终究没有受这份应承,而是直接问了出来。他们虽然初次见面,然而韩非却并不见外。
“仁道教化,百载方见其效;法术刑威,十载方得其功;神鬼巫术,数月便可得利。如今韩国之内,夜幕做大,要与之抗衡,终究需要奇兵突出。公子以为如何?”
“这种话,可不像是刚刚在大泽山大出风头的大统领所应该说的。”
很显然,赵爽的话并没有让韩非满意。
韩非的眼眸之中,锋锐如剑,看着眼前之人。
墨家的大统领虽然戴着一副面具,可是韩非的目光仿佛能够穿透这层妨碍,看到他的内心一般。
“如果别人说这话,我自然相信。可若是大统领说这话,我便不相信。”
阳光明媚,波光粼粼。日未至午,热气并未笼罩大地,屋中还有些许阴凉。韩非一语,引得赵爽一笑。
“公子这是何意?”
“区区夜幕,大统领真的在意么?”
“短短一年,夜幕的触角便已经伸入韩国上下各个层面。九公子不清楚,夜幕是怎么样的巨无霸么?”
“我当然清楚,于韩国而言,夜幕固然根深蒂固。可于天下而言,夜幕又算什么?”
韩非也不客气,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天下如局,如今东郡之地,已然落入了秦国之手。东郡一失,魏之邺地,不归赵,便归秦。中原局势荡诡,秦、楚各生纷乱。而就在不久之前,大统领于大泽山一役,力除罗网六剑奴,数百精锐。”
说到这里,韩非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随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一杯一杯,赵爽看在眼里,强烈怀疑,韩非这是在骗着酒喝。
“于江湖而言,自然是滔天巨变。可在朝堂之上,却难以掀起波澜。夜幕本来准备配合罗网行动,可这样一样,便偃旗息鼓。非但如此,如今在朝堂之上,夜幕更是束手束脚,与墨家不生龃龉。”
“这是大统领想见,可并不意味着大统领只想要如此。”
韩非想要给自己再倒一杯酒,却发现酒壶已经空了。见赵爽没有续上的意思,他的语速开始加快。
“非在这里问一句,秦国的汉阳君究竟想要在韩国谋得什么?”
韩非的话犹如利刃,直刺重重阴霾,刺探到了最为核心的地方。赵爽没有接茬,又给酒壶中续上了酒水。
只是这一刻,韩非已经完全没有了喝酒的兴致。
大将军府。
“那个女人究竟什么来头?”
姬无夜坐在自己的大将军的宝座上,脸上很是不满。
近来有一个叫檀音的女人,在韩国朝堂上大放异彩,更是深得韩王信任。
可这在姬无夜看来,就是在蛊惑韩王,对他,对夜幕都有着很大的威胁。
对于夜幕而言,如果无法战胜,便从肉体上消灭。
这是最为简单的方法,也是姬无夜常用的方法。这一年来,伴随着新王继位,韩国朝堂洗牌,夜幕扩大了何止十倍。
只不过,对于这个女人,夜幕几次出手,都失败了,且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惹得韩王震怒。
一时间,姬无夜不敢再有举动,只能另想办法。
“潮女妖那边怎么说?”
姬无夜看着走来的白亦非,问着。
“她已经试探过了,这个叫檀音的女人,身手不凡,不宜轻动。”
“就这?”
姬无夜有些生气,这情报,有跟没有都一样,什么有效的信息都没有。
“将军不必着急。”
“侯爷真是气定神闲,眼看再这样下去,那女人一句话,你我的位置就可能不保了。”
白亦非一笑,姬无夜明显是被气着了。因为就在不久之前,那个叫檀音的女人一句话,便让韩王收归了姬无夜的一块封地。
虽然韩王有所补偿,可这件事情却触动了姬无夜的神经。
白亦非却是一点也不在意。
“韩王便是再昏庸,也不至于此。他还要靠着大将军,稳住国中局势,防御秦、楚。”
听了白亦非的话,姬无夜心中稍安,想要喝酒,酒水入喉,却怎么也觉得不是滋味。
“这女人真是邪了,明枪暗箭,就是动不了她。”
“明枪暗箭都动不了她,本身便已经说明了问题。”
白亦非的话引得姬无夜侧目。
“侯爷的意思是?”
“这说明这女人身后有着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支撑。如今的韩国,除了夜幕,还有谁能做到?”
白亦非的话仿佛一声警钟,敲响了姬无夜心中最为深层的担忧。
“玉面飞龙!”
姬无夜说到这里,冷笑一声。
“夜幕已非昔日的夜幕,若是在别的地方,或许斗不过他墨家。可是在这韩国,真动起手来,还不一定谁胜谁负。”
“墨家大统领刚刚在大泽山消灭了罗网的精锐,如今与我们火并,对他有什么好处?”
白亦非很清楚现在的局势,也明白,赵爽的这番布置,怕不是冲着夜幕来的。
“侯爷的意思是,玉面飞龙另有谋算?”
“秦国内部的局势,如今已经相当紧张。罗网精锐被灭,虽然这场争斗是发生在东郡,可与秦国内部的争斗却脱不开关系。”
“罗网真是让人失望。”
姬无夜一声怒骂,惹得白亦非轻蔑一笑。
先前夜幕为了配合罗网,打算对韩国各地的墨家势力动手。可是随着大泽山的消息传来,这一切的投入都打了水漂。
而现在,风波正在酝酿,夜幕也只能等待。替罗网挡在前面,可不是他们所愿意。
…….
墨家会馆。
随着韩非的话吐露,屋中情势变得有些微妙。韩非是天下奇才,一眼洞破虚实,却选择在这个时候挑破,可见有着别样的打算。
赵爽本待说什么,可是耳边却传来了墨家弟子的声音。
“大统领,韩军的兵士……”
隆隆的脚步声想起,几十名韩军的兵士闯进了墨家会馆之中,惊扰起了好一片动静。
“哥哥!”
听着这一声,韩非有些头大。却见一个妙龄少女闯了进来,一脸笑意盈盈,一把拉着韩非的袖子。
“红莲,不得无礼。”
“什么嘛,人家在城门口等了你这么久,却没有想到你跑到这里来了,害的我找了这么久。”
“见过红莲公主。”
赵爽微微一礼,却引得红莲注目。
“你就是墨家大统领,见了本公主,还戴着面具,装神弄鬼。”
“红莲!”
韩非想要说什么,却见得红莲挥了挥衣袖。
“不过你告诉我九哥在这里,我就原谅你了。”
随着红莲话一出,韩非脸上露出了笑意。此刻他已经明白,墨家的大统领这是故意让自己的妹妹来搅局。
“看来刚才的问题,大统领回答不了,需要非自己去找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