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q57f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四百五十章當行大禮-seq0a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女皇看着柳大少一言不合便纵马离去的背影,皓目中终于有些动容。
直至雪慕中彻底失去了一人一马的踪影,女皇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朝着依旧对着雪慕挥手送别的小可爱走了过去。
“他跟你说了什么?”
小可爱笑呵呵的仰头看着目光复杂的女皇:“爹爹说他想月儿了,更想娘亲了,他让娘亲还有月儿在一个避雪的地方等着他回来找咱们。”
女皇诧异的看着笑嘻嘻的小可爱:“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了?比如那天去你宫殿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小可爱收起了小脸,好奇的望着女皇。
“如果不是爹爹,娘亲会不会很失望?”
女皇皓目惆怅的苦笑了两声:“是与不是还重要吗?他率兵已经将金国的半壁江山都攻陷了,你觉得其它的跟这些一比,有能算得了什么?”
“有时候娘亲真的不知道他…………..”
大地颤动不已,马蹄声逐渐的清晰入耳。
女皇目光谨慎的朝着北方张望了一眼,拉着小可爱的手腕朝着鹰嘴岩走去,对着周围打了个手势,女皇母女二人立足鹰嘴岩上静静地眺望着山海关峡谷上的美景,俨然是出来赏雪的普通人姿态。
马蹄声越来越近,一望不见尾巴的兵马动作迅速的朝着山海关奔袭而来。
姑墨蓉蓉轻轻地嗯哼了一声,宋清下意识的朝着鹰嘴岩张望了一眼,却并未见到柳大少的身影。
宋清将目光望向了女皇二人,目光中的挣扎之意明显至极。
天人交战之下,宋清默默的叹息了一声,挥舞着手中的令旗朝着颍州方向奔袭而去。
“传令下去,速速回城驻扎。”
随着传令兵的喊叫,几十万兵马毫不在意停在道路不远处的豪华马车,随着令旗一路朝着颍州城奔袭而去。
直至天色黯淡下来,最后一个大龙兵马消失在了鹰嘴岩的雪慕之下,撤回颍州城中。
小可爱小脸紧张的望着最后一个消失的在视野中的旌旗,仰头看着目光深凝,神情凝重的女皇。
“娘亲,这些大龙兵马的气势好吓人啊。”
女皇苦笑着点点头:“这是胜利者的气势。”
“如今这几十万大军可谓是骄兵悍将,你爹一声令下,无论是前方是什么,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一往无前!”
“还记得现在前方的那杆柳字大旗吗?那就是他们的魂魄,这几十万大军全部都是为了这杆大旗而活,这是他们的军魂。”
“一杆谁也不敢轻视的军魂。”
“为了爹爹的旗帜而活?将士不应该是忠君爱国,为了大龙皇帝而活吗?”
“你爹为了皇帝而活,他们却是为了你爹而活,你爹但凡生有反心……..算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唉,三个月而已,从北疆几十万兵马,仅仅三个月就聚集了百万雄师,大龙的国力远非咱们金国可以比拟的。”
“如果你爹生在我大金该多好啊。”
“可惜永远没有如果。”
“月儿不管爹爹是大龙人还是金人,他都是月儿的好爹爹,月儿相信他。”
女皇娇躯一颤,低头望着小可爱凝望颍州方向坚定的目光,一时间思绪万千。
到底是什么支撑着女儿对柳明志的信任?
“娘亲,咱们还等爹爹回来吗?”
“我不想见他,不过你想等他回来,我也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为娘就陪你一起等吧。”
小可爱瞄了一眼女皇不自然的脸色,笑呵呵的背着手,缓缓地朝着鹰嘴岩下面走去,寻找可以遮挡风雪的地方。
女皇望着小可爱的背影,幽幽的叹了口气。
月儿,此战咱们大金伤亡惨重,你身为未来皇位的继承人,就一点都不难受吗?将来他们可都是你的子民呢。
颍州城中,柳明志拄着天剑立足城墙之上,环视着围绕颍州城开始安营扎寨的百万大军。
颍州城容不下这么多的兵马,只能等风雪停了,再让他们分批奔赴其余五城之中驻扎。
回了城,虽然朝廷依旧没有粮草运来,可是有北疆百姓贮存的地瓜,足以果腹度过这个冬天。
如果不是地瓜不适合充当军粮,或许此次北征又将是另外一副结果了。
站在柳明志两侧的云阳,南宫晔两人神色带着难以言说的惆怅。
“柳帅,看开点吧,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柳明志轻轻地瞄了云阳一眼:“看开,说的容易,可是真正的看开哪有那么容易。”
“本王先是陪睿宗励精图治奠定了国之根基,令大龙再现盛世场景,可是天不遂人愿,睿宗励精图治,毕生所愿就是能够一统天下。”
“可是老天却没有给睿宗机会。”
“先帝继承睿宗遗愿,盛世明君之态刚刚展开却丧命于乱臣贼子之手,英年早逝。”
“陛下登基为帝,如今却…………”
“唉,十年如一日的辛苦,一朝付之东流,本王现在是五味杂陈,思绪万千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这位辅政大臣,就不想知道朝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云阳默默的点点头:“安置好兵马,回京看看吧。”
“老夫乏了,就先回去歇息了。”
云阳一走,南宫晔神色低沉的拍了拍柳明志的肩膀,这位昔日的国舅,此刻也不知道该跟柳明志说些什么。
“柳帅,老夫斗胆僭越代替朝廷给你赔不是了,老夫也没想到万事俱备,大局已定的情况之下会出这么档子事,看开点吧。”
“老夫也先回去了。”
柳明志默默的点点头,迎着城墙之上的风雪一动不动的站着,望着城外银装素裹的美景。
直至夜幕降临,柳明志都纹丝不动的伫立城墙之上。
是夜,风雪一夜未曾停息。
柳明志也在城墙之上静静地站了一夜。
天色大亮,宋清,程凯等人急匆匆的登上城墙,望着犹如雪人一般的柳大少急忙走了过来。
“大帅,你不会一夜都站在城墙之上吧?昨夜的风雪可是彻夜未停啊。”
柳明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随意的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积雪,望着宋清等人担忧的脸色,轻轻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战报策呢?”
宋清急忙从身边的亲卫手里接过几本厚厚的文策递到柳明志的手里。
“全都统计好了,共计十一万四千六百一十二人,末将已经连夜带着弟兄们将战亡的弟兄们给厚葬在了城西马鸣坡的原野之上,弟兄们第一次赴北便驻扎在那里,算是给弟兄们一个交代吧!”
柳明志接过文策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径直朝着城墙之下走去。
“点齐我中路所有兵马,去给弟兄们送行。”
“末将得令。”
小半天后,二十万兵马站在银装素裹的原野之上,目光沉重的望着眼前的十一万个新起的坟堆。
不少坟堆已经堆积了厚厚的积雪。
柳明志捧着基本厚厚的文策眼眸猩红的站在雪地中环视着一眼不见边际的坟堆,缓缓地打开了第一本花名册高声诵读了起来。
“冯大刚,吴长安,沈二宝,马全有……………..”
从天色见亮,一直到天色黯淡,柳明志嗓音嘶哑的合上了最后一本花名册递给了宋清。
“杜……杜宇,取酒来。”
“是!”
柳明志接过杜宇递来的酒坛,拍掉上面的封泥缓缓地倒在地上。
“弟兄们,柳明志跟二十万弟兄们给你们送行来了。”
“喝了这坛酒,便上路吧!”
“柳明志给你们行礼了,恭送诸位弟兄。”
柳明志一马当先的对着十多万坟堆单膝跪了下去,身后的二十万将士紧随其后动作整齐划一的跪了下去。
“吾等恭送兄弟!”
“吾等恭送兄弟!”
“吾等恭送兄弟!”
柳明志起身,望着身后随风飘扬的柳字帅旗,缓缓地抽出天剑走了过去。
在刚刚起身,尚未不知情况的宋清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自己的帅旗拦腰斩断开来。
绣金线旌旗直直的倒了下来。
宋清等人脸色大变,急忙朝着柳大少簇拥了过去。
“大帅,你这是干什么?这是你的帅旗啊!”
“大帅,你疯了,这是三军将士的魂魄,你砍了它作甚?”
柳明志微微用力,将宋清几人震了出去,一剑斩下旌旗挑在了手里细细的端详了片刻。
在二十万人愕然的目光中,柳明志攥起帅旗朝着坟堆抛了过去。
“弟兄们,留着它裹身御寒。”
“能给你们御寒,是它的荣幸。”
“宋清听令!”
“末将……末将在。”
“找北疆最好的匠师,挑上等山石立碑一面。”
“正面上书,山河已无恙,国泰民安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