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6mkl6火熱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一百九十三章 已經結束了鑒賞-w1y8y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这游戏质量……简直神了,就像是真的穿越了一样,这就是完全潜行的次世代游戏吗?”
之前的怒气与怨念完全不翼而飞,就连刚刚对环境的恶心抵触之感也仿佛一下子抛之脑后,看着自己举起的双手,感受着真实的感觉的严安,此刻忍不住的发出这样的喃喃自语。
眼前的双手布满了老茧和划痕,一看就是刻苦讨生活的劳动人民的手掌,是如此的清晰可见,就连手臂上的汗毛都是纤毫毕现……
空气之中充斥着腐朽潮湿的味道,是木头特有的受潮腐坏的气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看到了远处的港口码头以及海面的缘故,心理作用下总觉得空气中还有一丝腥咸味道……
耳中能够听到外面纷纷扰扰的吵杂声,各种人来人往的脚步声,争执摩擦冲突的打闹叫喊声……
还有就是皮肤的触觉,同样可以清晰的感知得到空气之中的略显冰凉的温度,甚至是那种近海特有的水汽的阴湿和触觉上的油腻感……
总而言之,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晰明了,所有的感官知觉传达回来的反馈都在告诉他这似乎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意念来行动,做出各种动作来。
不管是来回走动,还是开口发出声音,这种体验给人的冲击性,让严安深深为之着迷。
激动,忐忑,狂喜……
大约是因为一时间,种种情绪同时出现在意识之中,显得过于复杂,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了,仿佛脑子里的念头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又好像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
在好一会儿之后,他这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于是连忙低头观察自己的身体,这里捏捏自己的手臂,那里捏捏自己的大腿,仍然是感觉到相当的新奇。
难怪自己没有在醒来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发觉到不对劲,这简直就像是自己本来的身体一样。
感官知觉清晰,而且完全同步,一切反馈都即时而且及时,这些都先不说,似乎就连身高体重都和自己原来没差什么,相当接近,这才是他觉得自然而然的重要原因!
试着打开了一下最基本的角色面板,一串串的数据流迅速的在他的视野之中出现,交织成为了一个特殊的投影页面。
并不需要说出什么关键词,也不需要做什么操作,就是意念交互,想打开就可以直接打开,非常的方便。而这一幕也像是之前的「河内托港」地图名称显示出来一般,让严安输了一口气。
有如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因为太过真实了,不找些参照的锚点,他会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是穿越到了什么异世界,下意识的就是一阵心悸、慌乱。
——【布朗·亚当斯】——
等级:0(未选择职业)
种族出身:人类平民
基础属性:力量11,敏捷14,体质11,智力9,精神10,感知13
技能:察言观色8,威吓5,唬骗3,聆听11,搜索9
专长:警觉,灵活手指
…………
“等等,就这样吗?”
感觉模板似乎简单过头了,严安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句,他仔细的看了看,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现在还没有真正选定职业的缘故,所以很多东西都没有开启。
而且这个角色给他的感觉似乎还算是不错,不愧是在自己的选择列表之中综合素质高居第一的选项,除了弱智之外,其他的属性都没有低过标准的。
虽然没有说明,不过只要智商正常的人看上一眼,就应该都知道似乎六项属性的标准值都是10点就是了。而且这个角色的属性的确比较均衡,但是仍然在某些方面比较有优势。
甚至都不需要什么背景或者故事来说明,严安就能够理所当然的勾勒出自己的这个身体过去的经历——
在码头周围混生活,经常的体力劳动让年轻人的双手磨出了老茧,也让体力得到了长足的锻炼……
不过从突出的敏捷属性,以及对应技能和专长来看,这个年轻人之前的经历还要复杂一些,似乎不仅仅是老实巴交的劳工,某些时候或许也会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严安没有想太多,继续检查别的系统功能,却是发现很多正常游戏里有的功能,这里都没有。
不过似乎也在意料之内,这个游戏仿佛是铁了心的追求真实,他现在也觉得这样子就比较好,不要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反过来破坏了游戏体验——至少现在是这么想的。
确认了最基本的退出游戏的功能的存在,他放下心来,然后振奋精神走到门边,一把拉开门闩,迈步走了出去,准备拥抱这个真实的世界。
浓烈真实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门口这一边一出门,就是一片混乱的街区,各种穿着破旧衣服的人或是匆匆独行,或是三五成群,正在来来往往,有人肩扛手提沉重的货物,也有人推着独轮车。
整条道路路泥泞不堪,还有各种骡马留下的屎尿粪便之类的气味,那种浓烈扑鼻而来,让严安神色一变。
这特么的也太真实了一点儿吧!
而且自己选择的不是平民出身吗?混迹在这种鬼地方讨生活的人,也能够算是平民?分明就是贫民吧,感觉就和奴隶只差一线了。
他强忍着恶心感,在心中不断说服自己这只是游戏里的体验,才硬着头皮走出门去。
四周往来的NPC非常多,也不仅仅只有人类,还有矮人、半精灵、半兽人之类的角色,这仿佛穿越到中世纪异世界的感觉,真的是让严安眼花缭乱,倍感新奇。
在他的视野之中,多少还是出现了玩家的特殊待遇,那就是来来往往的各色行人NPC的头顶上,都顶着一个名字。
不过只有少数人是名字亮晃晃的顶在头上的,大多数人都是只有“???”这样的一行问号,表示未知,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区别,严安也不清楚。
只是很快的,他就隐约发现,那些头顶上有名字的NPC,对自己的互动会稍微独特一些,可能只是对自己笑了笑,或者简单的点头致意。
虽然多数都只是简单的细微动作,却无形之中就和其他那些直接无视自己的NPC区分了开来,让严安大概有了一种明悟,难道说自己直接看得到名字的NPC,就代表了自己的这个预设身份之前认识过、打过交道的人?
这种引导似乎不错啊,不过明明可以这么做,为什么之前要做那么多僵硬蹩脚,让人火大的新手教程呢?
严安的心情变好了一些,他兴致勃勃的站在泥泞道路的边上,看着各色行人匆匆来往,感觉在自己面前展开了一幅生动真实的生活画卷。
就是不知道,这么多的NPC是不是都是智能的?
一个念头在心中冒出,他顿时好奇了起来,这个游戏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了,但要是里面的NPC还是一个傻样,永远只会重复固定的台词与流程的话,那就是一个败笔了。
“喂喂喂!你能够听到我说话吗?”
想干就干,严安直接对一个扛着沉重的货物,满头大汗健步如飞的从自己身前走过的NPC开口说道。
“……”
“……”
那个壮汉健步如飞,根本就不鸟他,直接一下子就过去了。
严安愣了一下,接着又重复了几次这样的流程,却基本都是一样的,最好的一个就是很不耐烦的狠狠瞪了他一眼,直接就过去了,好像是根本没有时间和他浪费一样。
“果然是这样啊,通过这种取巧的设计,让不相干的NPC单纯成为背景,不与玩家产生交集吗?”
他站在原地,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失望。
“但是根本就是把人当傻子了啊,一开始可能会觉得这些反应独特真实,但是之后怎么都会暴露出来的啊,而且连个指引都没有,谁知道什么NPC才是相干的?还是说没名字的都是背景?”
这么一想的话,整个游戏的格局又一下子小了很多很多,甚至让他觉得大而无当,虚有其表。
毕竟要是没名字的NPC都是用来填充背景的,那还不如都删掉,节省一些性能,专门用来填充一些有用的内容呢。
感觉自己的心情一直都在坐过山车一般的严安,长长的叹了口气,顺手拉住了从身边正要快步走过的一个粗鲁身影,准备再试一次。
“滚开!别拦路!”
这一次的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看上去脸色很不好,仿佛刚刚经过了什么让他愤怒的事情一般,而且也没有扛着货物什么的,就只是快步走过。
所以严安还没有开口,他就已经极其暴躁的骂了一句,狠狠用力甩开了前者的手。
“哎哟,你还有脾气是吗?”
还有这种暴躁性格的应对?严安先是惊了一下,紧接着也不乐意了,玩家大爷脾气上来了——
“我就是拦你路怎么样,你咬我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出手去继续拉住这个NPC,不肯让对方走。
“小子!你疯了吗?”
那个壮汉反而像是有些惊疑不定了,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疯子,确信对方的确只是一个泥腿子,就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好像失心疯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是不想在这片区里混了?”
“居然还有台词?等等,我管你是谁,这个关我屁事……”
严安大大咧咧的说道,心中同时嘀咕,难道这样才是正常的互动方式?还是说自己单纯的运气好,接触到任务NPC了,不是之前的那种无法互动的背景龙套?
“现在滚开!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壮汉脸色阴沉,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碰到疯子了,不想过多和这种脑残计较,就要从对方身上绕过去。
“我就是不走!你能够怎么样,有本事打我呀……”
严安身形一转,继续挡在对方前方,贱兮兮的说道。
如果不是预设的对话触发,那么AI似乎还算是比较灵动的,就这段应对来说和真人似乎没有什么差别了,他想要看看继续下去会怎么样。
“你找死!”本来就因为某些事情心情极差的壮汉更是气得够呛,他低声咆哮威胁道,目光之中满是杀气。“你这种脑子不够灵感的废物,猜猜我杀了多少?!”
“有本事就来啊!不杀我你是我孙子!”
严安得意洋洋的继续挑衅,饶有兴趣的想要看看对方下一步应该如何应对。
无论怎么样,这都不过是触发任务的方式,引出下一步的剧情线而已,自己还真的怕他咬自己么?
壮汉用满是杀意的目光盯着他死死的看着,四周的人群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有些熟悉布朗的人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过来,怀疑今天的布朗是不是撞坏了脑子。
“……”
“……”
严安浑然不觉,身体原主人的「察言观色」、「警觉」之类的专长,在玩家那恶劣的本性之下,完全没有能够发挥出应有的效果,他早就忘记了之前的一次次警告提示,也早就忘记了之前自己还在感慨过的世界真实性。
他只是觉得自己是玩家,对这些NPC怎么样都可以,怎么可能会真的脑残到融入角色,陪着它们演戏啊!
“你等着……”
壮汉压抑着什么,看了一眼四周,还是有些忌惮公开杀人,只能够阴森森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快步走开。
“诶!你别走啊!我不是在等着吗,你怎么就怂了呢……”严安不满的大喊着,快步追上去。
壮汉顿时更加暴怒了,加快了脚步,严安同样也是,两人迅速的一前一后离开了这片区域。
只留下哗然的人群,很多人禁不住的讨论起来,也有一些人痛心惋惜的看着以往的那个好小伙离开的方向,知道不管对方到底是不是今天突然脑残智障,只怕都是回不来了。
……
……
“你终于肯停下来了吗?”
另外一边,严安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遭遇的事情,只是跟着壮汉七拐八绕,很快的就来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里。
壮汉也在前面停了下来。
“这就是任务正式触发的地点吗?真够偏僻的……”严安大大咧咧的说道,直接走上前去,“好了,有什么戏份就快点开始吧,我……”
他的话都还没有说完。
前面的壮汉就突然回头,猛地扑上来,寒光一闪而过。
嗤!利刃插入血肉的声音,鲜血飞溅,严安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也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壮汉就已经拔出带着一长串血珠的利刃,然后再次狠狠刺入!
他一言不发,也没有怒吼咆哮,就是将这个不知死活的脑残的头颅死死的钳制在腋下,另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臂不断的在对方的身上扎下利刃!
一下,一下,一下……
一道道深深的刺穿伤瞬间出现,紧接着被赤红的液体溢出淹没,严安的整个身体瞬间变成了半个血人。
剧烈真实的疼痛终于姗姗来迟,利刃割开皮肉,贴着骨头的刺入,带来了令人发疯的痛楚,痛楚和恐惧直冲脑门,过度的真实让严安一瞬间分不清楚现实。
“啊啊啊啊啊——!!”
恐惧到极致的他惊恐的挣扎起来,睁大眼睛,像是受惊的中年妇女一般尖叫惨嚎出声。
但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声音就迅速的衰弱下去……
巷子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壮汉松开钳制他的手臂,他的身体无力发软的倒了下去,他微弱不甘的本能挣扎已经没有了力气,脑袋重重的砸落在泥泞冰冷的路面上。
惊恐绝望的眼神里,只看到一个冷酷无情的大脚从天而降——
咔嚓!
在巨大凶残的力量之下,颈骨应声而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