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tcr8i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的紅警我的兵-第264章 遠程指揮熱推-en3lx

我的紅警我的兵
小說推薦我的紅警我的兵
吕战挽起衣服的袖子,露出底下造型别致的金属手表,苦笑道:“呐,就这个……”
“我们不要酬劳,昨晚帮你们的,可以不算,解开后,我们愿意帮你们做一次任意的任务。”
为了摆脱枷锁,他放低了姿态。
虽是初次见面,但吕战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性格直率,估计也不会玩心机坑人,自己若是遮遮掩掩的,恐怕反而容易惹她不喜欢。
谭雅对爆炸物极为敏锐,仅仅是粗略瞥了一眼,就嫌弃道:“你离我远点……”
“呃,好的,”吕战只能退了几步,挠了挠头,“请问,贵部有相关的技术人员吗?”
“没有。”谭雅轻轻摇头,非常果断。
“啊……”吕战脸色变得很难看。
自己带着手下折腾了一夜暂且不说,内心的期待被打破,可是很难受的。
“借用一下就可以,能否让他们试一下!”吕战不甘心,坚持道。
谭雅没搭理他,走近几步,拽住他的胳膊,自顾自研究手表,兴致很大。
“别动,别动,这玩意挺有意思,我再看看!”
翻来覆去好几回,才嘀咕道:“威力,倒是一般,大概只能将人整个炸成碎片的样子。

众多辐射人:“……”
谭雅抬起头,目光明亮,嘴角的笑意却逐渐变得冰冷,“到现在,还不准备说实话吗?”
伴随她的话语,四周士兵纷纷拉动枪栓,抬高枪口,杀气腾腾。
“唉……”
美人近在眼前,吕战望着她精致的脸庞,露出无奈笑容,“我们,来自命运……”
……
吕战将自己等人的经历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其中包括命运的辐射基地,以及培养辐射人的计划、自己等人被迫加入等等。
不过他留了个心眼,被命运派遣出来,到老城区调查星火镇的事情没有说。
不然,万一没能在这里寻到帮助,自己这群人就等于自投罗网……
仅是交代,自己带队伍无意间路过,在之前,也找过其他势力,不过都不及星火镇这般规模,顺道还添了几句奉承谭雅的话。
安静听完,没用的内容谭雅自动忽略了,她眼珠子转了转,产生了别的想法。
这群辐射人体质特殊,能力出众,具有难以估算的价值。
而命运与星火镇之间,还存在着潜在的纠葛与矛盾,日后必有触碰。
若是眼下趁机将这样一群人收入星火镇,以后反过来打命运,他们肯定冲的最靠前。
相当于是一把不错的武器。
而且无需担心他们反水,那爆炸手表……同样能够为己所用。
技术方面的问题,相信铁公鸡可以很好地解决。
念至于此,谭雅眼眸沉静,开口道:“我理解你们的遭遇……处理这个东西,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啊……那太好了!”吕战按耐住心情波动,认真道:“谢谢!”
“先别急着道谢……”谭雅随意摆了摆手,“技术方面存在难题,因此需要的时间会很多……所以,我有个要求。”
“您尽管说!”吕战微微额首,若是不过分的要求,别说一个,就是一百个他也同意。
谭雅暗自笑了一下,稍微停顿,开口道:“问题解决后,聘请你们这群人为星火镇工作,为期一年。”
“这……”吕战犹豫起来,表情为难。
工作一年,还不是当打工仔,若是成天给派艰难险重的任务,岂不是等于出了狼穴又入虎口。
谭雅看破了他的内心想法,眼神里流露出莫名的意味,道:“虽然时间不长,但这期间,你们也算是星火镇的一部分。星火镇,从不欺负自己人。”
“再说了,是聘请,我们同时会依据星火镇的规定,支付你们辛勤工作后应得的酬劳……”
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但吕战头脑还比较清醒,想了想道:“我们……商量一下吧。”
谭雅嘴角微微上翘,点点头:“期待你们的选择,这个点,差不多要吃早餐了……我在营地等你们。”
说完,她迈动修长的腿,径直离去,只留下一道酷酷的背影。
士兵们也跟随她的脚步,列队归营。
附近,就剩空荡荡的建筑群了。
辐射人面面相窥。
自己头和那个漂亮女人的对话,他们都看见也听见了,其实多数人还是比较心动,愿意选择加入的。
别管有没有前景,他们在命运受了太多的剥削和委屈,迫不及待想换新的环境。
最关键的是,这样才将有机会取下那该死的手表。
一双双蕴含期待的目光投向吕战。
“咋整?”张连山代表众人,率先问道。
吕战耸耸肩,“似乎……没有更多的选择。”
“难道他们还能比命运黑暗?”
“那倒是……”
“唉,烂命一条,其实也无所谓了。”
“话不能这么说,未来的路还长,咱们是为了自由而活着!”
“恩……肚子饿了,去吃早餐吧!”
“好。”
辐射人在吕战和张连山的带领下,做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抉择。
一群人主动上交武器,步入星火镇营地。
……
而此时,谭雅正坐在项目部营地最高的建筑顶上,眺望远方景色。
看了一会,收回视线,瞥向院落之中。
辐射人围坐一团,安静吃着星火镇给他们准备的早餐,旁边有人搬了桌椅过来,趁着这个空隙,登记他们的个人信息。
“您猜的没错,他们……选择了我们。”
四周空无一人,她却在轻声讲话。
“只是我不是很理解,这样的一群人,留下来……有什么用呢?”
她耳朵里,塞着一副袖珍耳麦,里面传出了王徒的声音。
“什么阴险,这叫谋略好不好!”耳麦里,王徒声音提高了不少,表达不满。
而后,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语气变得低沉,“既然事情都结束了,那我先挂,我容易吗,一晚上没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