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q81aa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劍卒過河 愛下-第456章 籌謀【爲盟主鄂宇這個瘋子加更】展示-zfmok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尚信无奈的一笑,“让诸位笑话了!师兄对宗门的指示不置可否,听而不闻,闻而不遵……他说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众人就都笑,他们也能理解,当一名修士有了自己的成就,其实是很反感宗门的某些安排的,说的简单点,宗门的安排和自己的道心不符,就需要做出选择!
燃薪自视甚高,肯定是不愿意加入他们这样的联手行动,这是自身实力的侮辱!每一个心有大志的修士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也包括他们!
如果换个对手,不是已经证明了自己实力的冰糖葫芦,而是某个其他的人,他们也会有同样的想法:凭什么我们就要大家联合起来对付你?你值这个待遇么?
所以就一定会有这种不遵宗门意愿,宁可独自行动的个别人,燃薪如此,震旦子也如此,这是天才的特权,就连宗门也不愿意强求!
他们也有这样的特权,但得分对手,当对手强大不可轻侮时,所谓的心境,所谓的特权其实也就没什么意义;就像他们今日坐在这里,其实是默认自己的实力不足以掀翻那个嚣张的剑修的。
其实尚信也是不想参加这样的联手的,他排名第六,自有一股傲气在身,但师兄燃薪任性在前,他尚信就只有任劳任怨在后,总不能无上一个排名在前的修士都不来吧?
谁让他名头不如师兄,实力也被压制呢?也是没办法的事!
能抛开宗门的意愿,自己独立决定,需要强大的内心做支撑!这是修真界中宗门必须給予门下修士的自由!
有选择联手的,就一定有选跑单帮的,目的一样,方式不同,殊途同归!
尚信转入正题,“我们的计划,是在一年后的今日,由在座诸位,和来自洱海三清为首的修士群,再加上部分西域的法修,合计三十余人,在鱼跃之崖向那插剑者发起连续挑战,一日一次,不給他喘息的时间!
这是约定好的节奏,不会为战斗结果左右,彼时由谁出战最为有利,将由我和三清伽蓝的带队师兄共同决定,还希望各位到时不要推辞,我们的考虑只是从实战角度出发,不存在高低上下的区别,还望大家多多理解!”
有组织的狙击,不是大家一涌而上!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是上两个人也是会被人耻笑的,修士的骄傲也不可能允许他们这样做!
就只有在单挑的规则范围之内,在默认允许的尽可能频繁的程度内,做到让插剑者的应接不暇!
修士的战斗会很快,尤其是筑基修士,打一天基本不可能,而且这其中还有一个以速度著名的剑修!
法力上的恢复是必须留足时间的,如果只是单凭磨法力把插剑者磨的精疲力竭,这样的胜利没有意义,反倒让人不耻!
他们磨的是精神!不是说让剑修精神枯萎,而是让他在频繁的战斗中崩溃!更像是在意志力上的摧毁!
这样的对策在以往的鱼跃插剑中百试不爽,很少有修士能在密集的战斗频次,完全不同的战斗风格,各式各样的功术变化中一直坚持下来!
对修士来说,在一场战斗前养精蓄锐,培养气势,酝酿情绪,以求在战斗中发挥最大的潜能,这才是一种正常的生死斗战方式,它能让修士在战斗中保持最大的专注,最敏锐的感知,当战斗成为了家常便饭,成为了日常,就必然会出现某种程度上的迟钝,轻率,凭经验行事……
这就是有组织的狙击需要达到的目的!他们不会給剑修把心态完全调整过来的机会!
尚信取出一枚玉简,放在案上,“从那剑修插剑的第一日起,我们所有法脉在西域的力量就开始打探他的一切,随着他在鱼跃越坐越稳,我们投入的力量也就越来越大,可以说,在筑基这个层次上,我们的内线还是具备很强大的刺探能力的。
五,六年下来,事无巨细,这剑修的一切基本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唯一欠缺的就是他在孔雀翎这五十年中的变化……
大家都看看,也能做到知己知彼!”
众人依次看过玉简,上面的内容很是详细,详细到这人都在博鳌楼中都挑选过什么剑术?有几枚飞剑?整个的功术体系?战斗习惯?甚至也包括在轩辕内部内外剑斗中的表现,林林总总,事无巨细!
三渡就很惊讶,“六十年前就有三枚飞剑诞生了剑灵?这什么怪胎?我说呢,这人怎么就能在轩辕内力压内剑一头,这可是轩辕数万年来从未出现过的事!
不过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六十年,此人的剑灵绝不可能还仅只三个,一定另有诞生,我估计当在五,六个左右?”
言法点头,“是的,师弟的判断不错,在鱼跃这六年中,他一共使用过五枚飞剑!应该个个带灵,不排除他还有第六个剑灵的可能!”
众人惊讶之余,不由得开始仔细盘算未来和这人对上的胜面,实事求是的说,很难!
另一名修士道:“北斗星经?这人的功术方向竟然是我道家正宗的星辰系?这可就难办了,星辰系统在我道家中也属于上乘顶级功法,能比肩的寥寥无几……
不过尚信师兄,你无上不应该对星辰系陌生吧?我记忆中好像贵门就有专门对付星辰系功法的针对之术,何不请个精擅此术的师兄前来,想必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尚信一笑,也不隐瞒,“说到星辰系,在五环所有的法脉道统中其实三清的功术最是针对!嘿嘿,我无上是精擅星辰系,但三清却苦练反星辰系,你们说,这是为了什么?”
大家就都笑,这是法脉内部避免不了的勾心斗角,正如三清苦练星辰系的针对之法一样,无上也在琢磨怎么对付一炁化三清!
如果这剑修不是修的星辰系功法,而是三清的某个基本功法的话,那无疑最好的对手就是无上的修士了!
针对,无所不在,不这么做的,又凭什么在这个残酷的修真世界传承万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