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6le8好文筆的小說 御用兵王 txt-第5947章我知道怎麼出去閲讀-0m6o8

御用兵王
小說推薦御用兵王
这种仙玉外观上最大的特点,就是能随着天气的变化,而变换颜色。
天气晴朗的时候是温润的乳白色。
阴雨天,则变成青色。
天青仙玉是炼制幻颜丹的主要材料之一,幻颜丹是属于一种可以暂时改变人容貌的丹药。
堪称杀人越货的必备佳品。
如那人所说,天青仙玉还是炼制仙宝的必需材料。
炼器的时候加入它,才能让器物从仙器蜕变为仙宝。
要不然,凭炼器的人水平再高,炼制出来的只能是普通的仙器。
在他拿出天青仙玉的时候,小东西就盯着天青仙玉两眼发光。
它能感觉到天青仙玉上散发出来的能量。
肯定很好吃!小东西暗自想着,不由自主的提起脚就想往那边走。
“别动!”陈阳用神识喝止它继续动作。
“既然道友诚心交换,那扔过来我先验验货。”陈阳说道。
“那可不行。万一道友得了我的天青仙玉,翻脸不认账怎么办!道友如果要验货,那就自己来验货。”
那人说完,似乎怕陈阳担心地底下的危险,又补充着说道:“放心,我可以先助你杀了那魔兽再说。”
“那就先多谢道友了。我这就将下面的东西引出来。”
陈阳说着就朝那人的方向走,没有掠过去,也没有跑,而是慢慢走。
那人瞳孔一动,心里暗想到:难道这姓陈的已经发现了什么?
陈阳之所以慢慢走,是因为他发现移动缓慢的时候,不会引起地下那魔兽的注意。
不然刚才小东西想朝自己过来的时候,魔兽就已经朝小东西进攻了。
两人的距离不远,看到陈阳平安的就要走到自己跟前,那人有些意外。
感觉到对方身周突然一阵微弱的能量波动。
陈阳顿了一下,突然朝他咧嘴一笑。
那人看到陈阳的表情,觉得莫名其妙。
但又总觉得陈阳的笑容里,藏着其它的什么意思。
不过管他呢,只要姓陈的再往前走几步,那就是自己说了算。
任他姓陈的再小心,一个人也翻不起
什么浪花来。
他不由自主的看向陈阳的脚下。
“道友是在看什么?难道地下的魔兽又有动静了?”
那人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赶紧笑道:“要是下面有异动,道友肯定也能感觉得到。
我只是想到五毒果就要到手,背负的大仇就要得抱,一时忍不住看到地上愣神。”
“哦?”陈阳干脆站在原地,“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仇恨,需要五毒果这样断根基的东西呢?”
陈阳心里想着,骗谁呢!要真是有什么血海深仇,谁会浪费时间,寻找外面难得一见的五毒果去报仇?
“哎,都是些家族之中的老戏码,让道友见笑了。”
对方没有细说的心思,又将摊开的手掌朝陈阳伸了伸,“道友还是早些将货验了,咱们早点交换了,也好让在下早些离开这里。
在下的朋友还等着在下去救呢!”
这人嘴里的话根本就经不起深究,陈阳也难得继续跟他闲扯。
突然脚下发力,“噌”的一下向对方掠过去,“既然你赶时间,那就先去死吧!”
陈阳手里的折扇,在脚下发力的时候,就已经换成了小黑刀。
话一说完,陈阳已经掠到了那人的身后。
小黑刀已经割断了对方的大半个脖子。
立马伸手将他掌心里的天青仙玉拿走。
然后飞快的朝林子里面钻进去。
埋伏在周围,准备偷袭陈阳的两个人,没料到陈阳会那么突然的动手。
等他们攻击过来的时候,陈阳已经拿了天青仙玉离开。
“薛三哥!”
其中一位身着宝蓝色长衫的人过来之后,见陈阳转身逃跑,伸手一把将那人的身体接住。
另外一位穿着褐色长衫的人,此时也显出了身形,去解那人腰间的储物袋。
“没想到那家伙如此狡猾!弄死了薛三不说,还将天青仙玉抢走了。”
宝蓝长衫的人一把将那人的手拍开,将储物袋拽到手里。
“薛三哥的死,都是你造成的,还想连他最后的遗物也拿走?”
褐色长衫冷笑:“呵呵,当时计划这事的时候,你可没
反对,现在要将薛三的死推到我一个人头上,是想撇清自己?”
“再说了,你跟那薛三不过是进来之前才认识的,说得跟你亲哥一样,不就是惦记那储物袋里的东西?”
褐色长衫说完,伸手就要去抢储物袋。
“噗!”
褐色长衫愣在当场,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
一根黑色的东西,从后面径直穿过他的心脏,带出一片血红。
宝蓝色长衫见势不对,扯下储物袋就要跑。
脚下却被一根东西缠住了。
他挥着手里的武器,就朝缠住自己的东西上砍。
“锵!”
一声堪比砍在金属上的声音响起。
缠住自己的东西上面,却一点印儿都没有留下。
他前面不远处,陈阳从一簇树枝后走出来。
“啧啧啧,为了那么点东西,连小命都要搭进去了。”
宝蓝长衫看到陈阳明明笑着,却让他感觉到一阵恶寒。
脑子里“嗡”的一下。
“储物袋我不要了,我认栽。如果你肯放过我,我就告诉你离开这个大阵法的方法。”
陈阳知道自己一直在几个阵法叠加在一起的大阵法之中打转,的确还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
“说来听听。”
“你得保证,放我安全的离开。”宝蓝长衫看陈阳的反应,吃准了陈阳不知道如何离开阵法,有些得意。
“我怎么能肯定你说的方法正确?万一你给的方法是假的,你又离开了,我岂不是很冤?”
“简单,只要你不伤害我,我可以带你出去。那之后你再安全的放我离开便是。”
宝蓝长衫说完,也不急着等陈阳的回答,高傲的站在那里。
像是笃定了陈阳会听从他的建议一样。
“呵呵……我这人吧,不熟悉我的人,可能都看不出来,我臭毛病多,喜欢护短不说,还不喜欢别人威胁我!”
感觉到陈阳语气变了,宝蓝长衫转头看向他,“我这不是威胁,是建议。你也可以杀了我,然后被困死在这里。
当然,要是我拼上全力的话,结果还指不定怎么样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