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t3ugk玄幻小說 醫路坦途 起點-377 後腦勺,你好看書-okzg7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保不保!以前的电视上经常出现女医生问一个男的,保大保小。这种算不上误导的电视,都衍生出很多段子。
比如孕妇进产房前,手里写着一个纸条,如果出现意外,千万不能放弃我!
这是事情能遇上的几率特别小,而且现在孕前检查,产前检查如此严格,几乎是遇不上的。
但在医疗中的选择特别多。
医疗研究是准确化,可正儿八经治疗的时候略有模糊化的意思。
因为疾病可不会照着人类的想法去生长的。比如肿瘤,人家多生长一厘米,医生就要多切五厘米的正常组织。
这就是有时候医生打开患者的肚子一看,切都不敢切了。因为延伸切就要把患者切死在手术台了上,所以,怎么打开的肚子,老老实实的怎么给人家缝合上。
一点都不夸张的。
而张凡现在就面临着这个问题。
下肢的肿瘤已经让骨骼如同癞蛤蟆的皮肤的一样,满骨头的泡泡,这种骨头是没办法留的,只能切!还要延伸的切。
可再往上多切一点点就到膝关节了。怎么办就多了一点点,切还是不切?就多出来这么一点点,夏医生就成了残疾人。
在其他手术上,医生都是吝啬鬼,能给患者保留多少就保留多少,指甲盖大的骨渣子都想办法给它按上去。
但,到了肿瘤手术上,医生又成了大手大脚的富二代,恨不得连器官都给摘了。因为肿瘤太可怕了。
张凡犹豫了三分钟,这三分钟对于其他医生来说就如一个世纪一样。
因为手术中的停顿,特别是这种大切口的手术,医生的停顿,不光毛细血管再出血,而且感染的几率也会随着时间增加。
这种时刻,医生的压力可想而知的。一个选择或许就会让患者面临不同的人生。
王亚男捏着小拳头看着张凡,她恨不得上手术台帮帮张凡。许仙纠结的嘴都快歪了,他再寻思,自己要是主刀医生该怎么办!
老高想说话,但是张了张嘴没说话,他相信张凡,所以现在不想干扰张凡的决定。
老王倾向于直接截肢,毕竟医疗中的原则就是想救命再保全。
而陈琦则倾向于保留,他的赌性太大!
陈琦当初跳反骨二科,后来又和张凡、欧阳闹翻,都成了孤家寡人,现在骨科干什么都不带他玩。
这种人放在乱世绝对是生不得五鼎食,死亦得五鼎烹的人物。
就在众人都在脑海里面选择的时候,张凡已经在系统中把这个手术的两种结果查看了一边。
截肢,什么都不用说了,是最安全的。保下来,前提就是手术做的一定要干净。
好似入了定的张凡,忽然说话了:“保!”
“太危险了,风险太大了。”老高这个时候说话了。
“张院,我们的心情和你的心情一样,但我认为还是保守一点好。”
陈琦虽然没说话,但心里还是说了一句:“这小子胆子大有担当,我老陈没机会了!”
“我有把握,放心!”张凡也没多解释,在手术台上没时间解释。
用个早年间领导的话就是:不理解也要自己想办法去理解,命令就是命令!
说完,张凡又对王亚男说道:“手术记录中记录清楚!”
大家都没了声音。这就是落字为实了。
“再过一遍,一定不能有遗漏。”张凡轻轻的说了一下。好像没有一点点的压力。
张凡说完就从头到尾的开始了,也就是自己的医院,也就是张凡的战绩摆着这里,不然助手们绝对会翻脸。
当年裘老说过,医疗中如何的小心谨慎都不为过,但能做到这一点的有几人?
当检查完毕后,张凡心里才踏实了。这几个老家伙手底下还真的没啥不合适的,手术做的相当的干净。
“张院,我们内科治疗方案商量好了!”就在这个时候老居进来了。
张凡头都没回,就是简单的问了一句:“大家的意见统一了吗?”
“没有,最后不得不求助于肿瘤大学肿瘤科的李主任才确定了最后的方案!”老居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科室联合制定方案,在基层医院就是这么个弊端,各个科室只考虑自己的一面。而且缺乏经验。
“好!”嘴上说好,其实张凡心里还是长长的叹息了一下。
“截断!”张凡也没有过多的感慨,现实就这样,只能去努力了。
巡回护士立马给张凡还有几个助手带上了防护眼镜。立马医生变成了克塞号的科学家们!这玩意看着好像很高端,其实就是防风镜,而且松紧特别紧。
扣在脸上,脸上的肉都会疼的。
电锯,薛飞亲自调试的电锯抬了上来。
手术台上的电锯略比锯木头的电锯小一点,但锋利程度绝对次于锯木头的电锯。
要论各科室的手术残忍度,肛肠第一的话,骨科绝对能进前三甲。
肛肠手术中的切除肛门的手术,估计没比这个更残忍的了。
虽然骨科的手术没有最残忍,但全部都那么和蔼。
比如上钢板,电钻钻进骨髓的那一霎,血花伴着骨髓还有骨头粉末,在高速旋转的电钻下,先不说其他,就那个烤肉味道,都让人无法忘怀。
这还是好一点的,如果截肢就更可怕。
而张凡现在做的就是把有肿瘤的两个断端直接用电锯截断。
如同力王一样,张凡拿着电锯按了按扳机,然后看了看老高和老王。
老高老王第一时间就把大拉钩放在要切的骨头旁边,这是保护患者的肌肉组织。这玩意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碰到肌肉组织,直接就是肉糊糊,连挽救的机会都没了。
电锯如同咆哮的小跑车一样,放在骨头上,齐刷刷的端口就出现了。
切断肿瘤腐蚀的骨头,终于,健康的骨头切面出现了,白如玉!
当手术做到这一步的时候,最主要的步骤其实都算完了。
但,骨头之间缺了一块。人体的恢复能力很强,但这种缺损是没办法愈合的。
自体移植!
什么意思呢,人的四肢其实特别像。
前肢有连个骨头,尺桡骨,而下肢也有两个骨头胫腓骨。
前肢的尺桡骨动不得,如果这两个骨头出现问题,比如摔了一跤,找了个二把刀的正骨,结果最后连筷子都不能用了。
最后不得已,有让医生划开,打断重新连接。因为这两个骨头就如同就如一个连杆一样,上下一扭,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果这个两个骨头不要说连接不好了,就算长短出现两厘米的误差都没办法弄了。
而下肢则不一样,胫腓骨中的腓骨进化的只有协助功能。当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这个骨头就会被医生用来替代其他骨头。
比如前几年特别流行的增高术,其实就是打断胫腓骨,然后把腓骨的骨头添加到胫骨上,认为增加高度。
虽然只是个协助功能,但没有这个骨头,人的稳定性就差了一点。
为了一点高度去打断腓骨是划不来的。但为了保住一条腿而打断腓骨,就不一样了。
截断腓骨,几个人做的相当的快,这个时候,其实就是个简单的内固定。最主要的是和健侧的腿的长度测量,长了短了都不行。
平时别人做这种手术,都是要测量的。张凡不用,张凡的眼睛就是尺子,而且是相当准确的尺子。
骨头连接,上钢板,紧螺钉,做的是行云流水。
在骨科有句话,没有放不上去的钢板,只有取不下来的螺钉。
因为骨科的螺钉,大多数都是锁定钢板,只要稍微力矩偏斜一点,到时候取的时候,能让医生跪下来哭。
所以,一般都是谁放的钢板谁取!
缝合,手术结束。老夏的面罩中,伸着舌头翻着白眼皮。张凡看着老夏,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
“一定要看顾好!多查几次房,夏医生我就交给你了!”
张凡一边脱手套,一边对王亚男说道。
“嗯,放心,一定照顾好!”
……
手术没几天,张凡和陈生就动身去了连大。
张凡实在不喜欢坐飞机,特别是飞机一起一落这总时空的感觉,这种无法把握生命的感觉,特别的不好。
可是没办法,华国太大了。
“张院,咱们自己过去,还是有人接?”陈生也没来过连大。
“估计有人接吧!”张凡觉得自己现在的这个地位应该有专人接吧。
到了大厅,远远就看到一个大高个的姑娘举着世界骨科年会的牌子。
张凡这个尴尬啊,笑脸都挂不住了,“你好!”不得已,张凡对着姑娘的后脑勺说了一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