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ay1rt超棒的都市言情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四百六十四章 吾名傑克(上)看書-wjybz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全场本已被我亮瞎狗眼的登场所折服,陷入了长久的麻痹状态,但逆闪电军团里却不合时宜地传出了疾呼。
我定睛一看,正是保持着自杀动作,在死亡线上反复横跳的伊顿,我都怕他一激动,不小心扣动扳机把自己打穿了……
“大人!飞船上也有埋伏,你要小心啊!他们还有隐身科技!”
海盗头目闻言瞬间闪过了然之色,在人群中冷笑道:“哼,装神弄鬼……原来你就是传闻中的荒原霸主?看起来脑子也不太清醒啊,居然主动撞到陷阱里来!”
我连连摆手,谦虚道:“不,你认错人了。你口中百战百胜、运筹帷幄、纵横荒原、声震千里的是我的哥哥赛文。他现在还在自由贸易区值班,没空抽身过来这里。”
“一派胡言!”
海盗首领不屑道。
我露出了老实本分的笑容,“真的误会了。我们这一批的‘圆谷’集团战士长的都很像,你认错也很正常。不像我的那些侄子,比如什么赛罗、泰迦,长得都太过于有棱角……”
海盗首领露出了看我演戏的神情,却没察觉远处飞船上的怪人们表情都有些错愕,并开始了窃窃私语。
“哦?那你说说看,你不是赛文那叫什么名字?”
我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都说了,我哥哥赛文有事来不了,就只能由我前来施行那位大人的旨意。区区不才,正是归来的无名者·昭和五老星·野地群战王·吃瘪的客串达人·火花一闪统统完蛋的Ultraman!”
说完全场都面露迷惑之色。
见到全场都没有人听懂我在说什么,我只能失望地补充道:“算了,你们这些人太没有见识了,一看也不会是什么海贼超新星的样子……你们就叫我杰克吧。”
海盗头目恼羞成怒地一挥手,“没空听你疯疯癫癫的话!全体射击,看看你有几分的本事可以来这里撒野!”
说完,瞄准已久的海盗们就纷纷开枪,从四面八方不约而同地朝着我射击。
“系统提示:检测到敌意攻击行为,自动进入反击模式!”
子弹射击虽然快,但终究是由人控制的。在那个长着司马脸的海盗下令射击前,我就猜出了这人要翻脸了,所以早早就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系统控制着我向右一个快速翻滚,瞬间就躲在了一处房屋背后,听到墙面被噼里啪啦地一阵扫射,金属弹头撞击在浇筑墙体上,打出了一大片灰蓬蓬的渣滓,像是被雨点拍打过的沙滩。
对方一轮齐射无果,逆闪电军团的人眼见变故,当场就要开枪反击拼个鱼死网破,却被我出声制止,“都不许开枪!你们就乖乖站好,让我来教你们逆风仗要怎么打!”
一瞬间,系统已经开始了新的指令。
我故意将外袍扔出隐蔽点吸引注意力,引开了一阵纷乱的射击。而我本人已经露出了身上殖民者系统联名同款的轻型板甲,手持长戟冲了上去!
发现上当后,立刻就有人调转枪口,向我喷吐着火舌。但是这样的攻击实在是太低级了,就算看不到子弹的身影,我还猜不透弹道轨迹吗?
因此我只要将刀枪不入的铠甲挡在前面,这些看似凶险的攻击就被消弭于无形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已经快若闪电地接近了海盗们所在的位置,正朝着刚刚擅自突出阵前的海盗头目冲去!
“挡住他!快动手!”
面目桀骜的海盗头目也看出了我的进攻意图,立刻在重甲海盗们的掩护下向后撤退。两排身穿钢制重甲的海盗间距瞬间缩紧,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人墙挡在前面阻挡我继续追击,同时两边海盗又开始了一阵攒射!
殖民者系统似乎在这次的平行世界穿越中,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提升。也有可能是在和深潜者的混战中突破了瓶颈。
只见我躲闪着射击来到重甲海盗的面前,身形停顿了一秒钟的时间。
那一秒,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海盗们头盔下混杂着恐惧和愤怒的复杂表情。他们的眼睛因为违规用药布满了血丝,如同斗牛场中的蛮牛。
我还在电光石火间,看见他们手掌青筋暴起,握着狰狞钢铁废料制作的砍刀,奋力向我挥舞而来,势要将我斩杀当场!
但是晚了。
在他们还在出刀的时候,我已经将沉重的钢铁长戟挥舞得像是动筷子一般轻松写意,一连串闪亮的戟影在昏暗中拖得极长!
戟影过后,是一阵包铁人块坠地的闷响。
随后,那些被斜砍成定军山夏侯……咳咳,反正就是被砍成了上下两段的重甲海盗尸体,才在血压的作用下喷出一股鲜血,化身成一排带有异样残酷美感的血肉喷泉建筑……
以为穿了重甲就能在我面前撒野?天真,我的方天画戟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边上的海盗还没从变故里反应过来,在震惊中出于惯性还在开枪,子弹铛铛铛地打在盔甲上,随后无力地坠落在地面。
但这样的行为已经遭到了残酷的报复。
我另一只空着的手,戴着的拳套猛然伸出,一把攥住滚烫的枪口轻松扳弯枪管,随后用寸劲一样的技巧短距离发力夺过步枪,反手一甩把这个人的脑袋打成了一颗破碎的沙瓤西瓜。
和手下相比,海盗首领的素质果然不同。见状,他借着手下掩护头也不回地向前逃跑着,在回头发现我已经在人群砍瓜切菜的时候,竟然从腰间掏出了一颗手雷,毫不犹豫地向我扔来!
这说明,他已经看穿了我身上盔甲的弱点。
除去对兵器和子弹能做到坚不可摧外,系统出品的盔甲并不能防御热量和震波等攻击,遇到近距离的爆炸若是该死也还是会死的。
但是殖民者系统在玩微操方面是绝对的行家,只见我手中的大戟稍一翻转,就用戟刃托住了手雷,然后像打羽毛球一样,用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将它挑进了海盗密集阵列中!
在身后爆炸冲天,充斥着残肢、污血,烧熟人肉异香的场景里,我一步步向前,毫发无损地走出硝烟,将海盗首领掐着脖子凌空架起。
“我都说了我杰克不一打多不会玩,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我微笑着看着他,亲切异常地说着,他的脸因为缺氧而开始发青,火光照亮的瞳孔里倒映的也是如同地狱般的场景。
因为首领被擒,如今全场的枪声都沉默了,只剩满地伤者的哀嚎惨叫声。
“正好我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如果你愿意好好交谈,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