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5zkok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之遊俠傳奇 鐵盾9-第825章看書-u3bxw

艾澤拉斯之遊俠傳奇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遊俠傳奇
听到了受害人梁启兵中队长的呼喊,受害人梁启兵之中的信号,并立刻向空中发射了预警信号。
魔法的烟花在信号发射器发射下,在高空中爆出五彩缤纷的火焰,显得美丽异常,但是现在不管是精灵还是兽人,双方的士兵都不会有人去欣赏这些美丽的烟花火焰了。
面对即将飞临头顶的成群高等精灵施救骑士受人拦截兵中队长不知道那些高等精灵要干什么,他们是不是还会再投下巨量的暴跌单。
不过不管这些高等经理自救骑士到底想干什么,受人拿起兵,中队长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就是这帮家伙的到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啊。
为了对付敌方的空中单作战单位,受人们想出的办法可以不少,以约束之力来制造浓雾,用于隐蔽大部队外,so人们也开发出了一种烟雾弹,他们在小部队行动时也会为受人们提供出不错的隐蔽效果。
投放烟雾弹,投放烟雾弹送燃气瓶,中队长大叫着。
困难之中的受人拦截,病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在他们自己的周围投下了烟雾弹,很快淹没在喷薄而出的浓烟,便将所有受人狼骑兵们笼罩住了。
受人狼骑兵中队长他一边控制着坐下的坐缆一边终于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不管那些高等经理是就骑士们在投放什么下来,至少现在他们的部队终于可以把自己隐藏在烟雾之中,即使再有损失也应该不会损失太大。
大量烟雾弹冒出的浓烟不断阻隔了高空中飞过的高等精灵施救骑士们的世界,同样也阻隔了埋伏于道路两侧丛林之中的高等精灵游侠们的视线,因此来自道路两侧设处偷袭的建筑渐渐变得越来越少了。
但是高空中正在盘旋的十九骑士们,这一次他们过来的并不是要来投放炸弹的,而是要来投放铁局里的。
虽然这些兽人们此刻并不end较高的精灵们写下了剧本情节走而受人拿起兵们,大量释放烟雾弹,也的确出乎了所有高的精灵们的预料之外。
不过思修骑士们却不会放弃他们需要完成的任务,只见几十个施救骑士在高空中盘旋了两圈之后,齐齐的向烟雾之中投下了大量的铁骑里,然后才调转方向返杭。
没错,这次是就骑士们的任务,就是来投放足足铁肌力了。
在高等精灵设计的剧本中,受人是不投放烟雾弹的投放烟雾弹,应该是受人拦截兵们追击,偷袭金陵时进入树林中之后应该有高等精灵投放的,可是没有人会料到收人却先他们一步先投放了烟雾弹了。
不过尽管受人投放了大量的烟雾弹,但是高档精灵施救骑士们高空中投下的大量足足铁骑里,也让浓雾中的受人狼骑兵们痛苦不已。
不是他们本身受到了什么伤害,因为受人狼狈的人们,所有人都穿着全套颁奖,就算是施救骑士们投下铁骑里,向雨点一样密集掉在他们身上,最多只能敲着板夹叮当照相,并不可能对他们造成多少实际伤害,不过他们坐下的坐牢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那些天上掉下来密集的足足铁骑驴掉到坐牢身上,就直接刺进坐栏门皮肉之中。没自重的也会掉在附近的地面之上,那些坐廊只是稍微移动脚步很多,就轻易地踩中了铁骑里接着,浓雾之中胡素坐牢,传来各种各样的惨嚎和惊叫声。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但是情况糟糕程度却又非仅仅只是如此而已,随着烟雾中的做人,门不断踩在那些施救骑士们投放下来的帖子里,开始不断有坐牢门中毒倒下。
做人都倒下了,自然那些受人拿起冰门的双脚也要着地了,接着隆重的烟雾之中又冒出了很多受人的闷哼声。
受人释放大量的烟雾弹,虽然阻挡了高等精灵施救骑士和躲在道路两旁丛林之中的高等精灵游侠们的视线。但是同样的浓重的烟雾也阻挡住了他们自己的视线,而帖子里落在浓雾之中,那些受人们只要稍微不小心,就会脚掌脚被轻易被刺出一个个血淋淋的小孔子出来,就算是全身打架,但是他们的脚底板可不会也有搬家存在。
随着越来越多的坐牢,重度浓雾中受人中毒的数量也开始增多起来了。
但是浓重烟雾中的受人狼骑兵们的一切不顺心,那些躲在道路,丛林两侧的高档精灵们,却都不知道一位浓重的烟雾阻挡了,所有人的事情也影响到了Golden精灵游侠们的判断。
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办?领队其中一个暗夜行者队员问他身边的三弟是爱情的领队,问道受人不按,他们先放了烟雾弹。
原来在原本高等精灵的计划中,他们是没料到受人们会释放烟雾弹的。
在原本计划中,第1波高能精灵施救骑士头发已爆裂,但主要是将那些受人狼骑兵驱离道路而踩上他们不在道路两旁草丛和丛林之中的毒战争,然后高等精灵游侠们立刻趁着兽人们忽然预习,惊慌失措地当了用竹竹剑之偷袭兽人的坐骑,使他们都变成步兵。
而第2波施救骑士过来时就往道路上投放铁吉林,迫使受人无法回到堵道路最后道路两边埋伏的高等精灵就开始对被迫进入道路两旁毒针镇里边的受人们开始进行围剿。
可是高档经理们谁都想不到,瘦人们会率先发射烟雾弹。
所以现在浓雾中谁都不可能看得远,而且那些浓雾也会让高端精灵们投下了天然气,出现少许误差,至少那些体积里会有少部分散淤倒入两旁附近,那样也会对进入浓雾中的高端精灵造成威胁。
三弟是暗夜行者令对摇篮的受人队伍来时的路,他知道这只兽人狼骑兵已经发射了玉帝信号,then受人的前锋主力很快就会到来,可是现在这样就放弃了吗?他心中的确有些不甘心。
我们也放烟雾弹,山地车暗夜行者领队指着受人来时的方向说道。在兽人部队后面释放烟雾弹,把烟雾范围扩大,并把所有铁皮泥都投放在那里,形成隔离带,阻止受人阻力之源。
兽人狼骑兵中队长一阵怒骂之后,便急忙催促做座骑向那个道路拐弯点跑去。
在兽人狼骑兵中队长看来,那里那然是那几个探路小队的狼骑兵安全通过了,那么就可以证明那个弯道,便应该己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而且这个弯道处,也一直处于留下随时准备发射遇敌信号的两个狼骑兵目光所及之处,因此也更应该没有什么危险,除非那两个兽人狼骑兵是瞎子。
但是兽人狼骑兵中队长不知道的是,如果那两个拿信号发射器的狼骑兵真跑到那个弯道那里站着的话,估计兽人狼骑兵支援中队赶到那里时,他们看到的很可能不会是两个活蹦乱跳的狼骑兵了,更大的可能是只会看到两具冰冷的兽人狼骑兵的尸体和两具倒在血泊中的狼尸而已。
因为那时三十个山地狮暗夜行者和十个猩猩游侠就埋伏在那附近的树林中了,而山地狮暗夜行者领队也因为没有咬到一口肉和懊脑不已,那些高等精是们其实更欢迎那两个兽人狼骑兵自己跑到枪口上去。
其实就算是现在,那个道路拐弯处也不见得安全,因为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东西,也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眼看一百个兽人狼骑兵就快要跑到弯道口了。
突然,跑在最前面的五个兽人狼骑兵的座狼接连一片哀嚎,接着几乎都同时两只前爪跪倒在地,而前冲的惯性却让那几个骑在它们背上的兽人狼骑兵们,一下子收不住冲势也被座下座狼掀得地瓜滚葫芦的倒在自己坐骑前面的几米处,自然的又是引一片鬼哭狼嚎了和一片惊呼声。
发出惨嚎的是那几个摔倒的兽人狼骑兵,而发出惊呼的则是那些跟在他们身后的狼骑兵。
兽人狼骑兵中队长和剩余的兽人狼骑兵们都大吃一惊地急忙收住奔跑中的坐骑,他们心惊胆战地看着前面几个滚在地上惨叫着的兽人哀嚎。
这一刻,是不是精锐骑兵在这突然爆发的事件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如果他们不是精锐骑兵的话,他们现在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因为来不及收住座骑兵冲势,而摔进那些阴险的高等精灵布置下的陷阱中去。
在高速奔跑中的座狼背上突然摔下地,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断胳膊断腿那只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像这种马失前蹄的摔法,却又是所有摔法中最可怕的摔法,因为这种摔法往往会直接摔断骑兵们的脖子,能够这样摔下去还安然无恙的几率简直是少之又少了。
兽人狼骑兵中队长心惊之余,他也在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慢了几个身位,否则现在躺在那里的就不是自己的这几个手下了,而是很可能就是自己本人躺在那里了。
“萨满!萨满呢?来了没有?”兽人狼骑兵中队长转头冲着身后的队伍高声叫喊道。
这种直接摔断脖子的伤势可拖不了几分钟,不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立刻得到救治的话,那么就一点生存的希望都没有了。
但是……没有人回答兽人狼骑兵中队长的话。
兽人狼骑兵中队长身后的兽人狼骑兵们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接一个的转头向后看去,直到跑在最后面的一个兽人狼骑兵实在是没法往后看了。
于是,终于有人回话了:“队长萨满没有跟上来!”
兽人狼骑兵中队长这时才忽然想起,刚才自己出来的太急了,他一时并没有想到要将一两个萨满也拉过来。一时间他看着前面几个摔倒在地上的兽人狼骑兵手下慢慢咽气,兽人狼骑兵中队长心中愧疚异常。
当最后一个受伤的兽人狼骑兵手下也因扛不住严重的伤势而烟气之时,兽人狼骑兵中队长终于暴怒地一把抓住跟在他身旁的两个探路狼骑兵中的一个兽人的衣领暴怒地吼叫道:“你们不是说你们队长从这过去的吗?怎么现在路上会有这么多涂毒的铁蒺藜?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被抓住衣领的兽人狼骑兵是刚才两个等待随时准备发射遇敌信号的兽人狼骑兵之中的一个,此时他也已经面色苍白,但是他也实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他也曾经走过这里,但是当时他只是到了拐弯处,便看到前方有十个高等精灵霜狼游侠之外,他所经过的路途之上都没有什么东西的呀!
后来他们队长还率领了六个兄弟也从这里经过,但是也没有什么异常变化,可是为什么现在又突然多出了这么要命的铁蒺藜了?
“中队长……我……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刚也……从这走到那那个拐弯点过……但来回都没有什么事……。”那个被兽人狼骑兵中队长抓住领口的兽人狼骑兵吓得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们两个不是一直在那边守着的吗?”兽人狼骑兵中队长用手指着刚刚那两个探路狼骑兵所在的地方,怒火攻心地怒骂道:“这里完全在你们的视线范围之内,你们又怎么会不知道?你们两个人都是瞎子吗?难道这些涂毒的铁蒺藜会自己从地上长出来的不成?”
中队的我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我们一直在那里盯着我们,保证自从我们队长过去之后这里再没见过一个人过来,那个狼骑兵快要吓死了。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这可是好几个兄弟丢了性命的事儿呢。要是真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疏忽而导致这几个兄弟死亡的话……
保证你们拿什么保证受人中队长怒气冲冲的推开那个受人狼骑兵骂道。
受人郎咸平中队长右转头看,向那几头倒在地上慢慢喘息,变成微弱呼吸的棕色坐缆,他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快了。
这些贴心庞大的棕色做蓝脚爪上连着的铁蒺藜已经让他们的脚爪变得肿大异常。这些坐牢仅仅只是踩中了那些高等精灵,丢下的铁吉林这么短的时间,但是现在却已经开始呼吸衰弱了,这些毒素简直比他见过最毒的毒蛇的毒液更加恐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