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1qan0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仙聲奪人-第887章 歸心閲讀-h381n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眼看将小郎君撩出了火气,容娴#见好就收#,她眨眨眼,一脸好奇的问:“你怎么偷东西了?”
青年像是被猫踩了尾巴一样弹跳了起来,气急败坏道:“我没有偷东西,那是我家的东西,是他们抢走了非要送给冥王的。”
容娴轻咦一声,眼里满是浮夸的赞赏,口中敷衍的夸奖道:“那你家还挺富裕的,魏皇给冥王的贡品都是你家出的。”
青年:他想表达的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见他不出声,容娴神色了悟:“别害羞啊,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青年沉吟片刻,说:“在下齐少思。”
容娴赞叹道:“齐公子名字真好听。”
她张嘴就胡说八道:“我叫息嫆。”
齐少思笑了笑,说:“息这个姓倒是少见,息姑娘名字也好听。”
容娴随手拿起身边摊位上的面具,口中问道:“好听在哪里?”
齐少思:嘎?
不是,说好的#花花轿子人抬人#,大家都随口说说呢?
你这么追根究底的怎么回事?!
见他哑口无言,容娴将小狐狸面具带上,轻飘飘道:“唉,看齐公子一本正经的,没想到谎话张口就来。”
齐少思忍了忍,额角的青筋蹦跶了下,面无表情道:“多谢夸奖,你我萍水相逢,就此别过。”
他拱了拱手,转身就快步走去,那身影活像是躲避洪水猛兽一样。
容娴站在原地摸了摸下颌,兴味一笑:“有意思。”
青年的身影消失后,容娴也没再看他,反而从肩膀捏起一粒小小的尘埃。
她眉目一动,一道无形的结界将她笼罩在内。
结界阻挠了众人对容娴的视线,瞬间她便从大街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这时容娴才有心情去观察那颗尘埃,她琢磨了下,指尖在尘埃上一弹,尘埃顿时化为一个小巧玲珑的铃铛。
铃铛轻轻一晃,一颗金色的心突然出现在手中。
这颗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动,每跳动一下,容娴都能感觉到冥王朝的国运强盛了一分。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她细细的探向金心,模模糊糊的从这颗心上看到一个天地业位。
容娴心下一动,皇朝业位!
她指尖轻点在心上,脚下冥王朝的天地业位隐有所动,似是想要将其吞噬。
冥冥中一个名字出现在脑中,她脸上缓缓笑了起来。
虽#人心不古#,但#天下归心#啊。
没想到这竟是可以让仙朝升品的归心!
仙国皇朝万年盛世才会凝结出一颗归心,想必这颗归心废了魏皇很大的功夫才有的。
如今中千界人人恨不得她赶紧死去,魏皇怎么会好心的送归心助她势力更上一层呢。
容娴想了想,没想明白。
她将此事放下,目光落在归心上,语气轻柔的问:“小东西,倒是会找地方,刚才那人是找你的吧。”
归心颤了颤,身上的金芒收敛了起来,化为一颗金色的宝石被无形的力量束缚在容娴手腕上。
容娴下意识摸了摸,这触感着实不错。
她想起刚刚那个青年,那人竟想要偷走归心,说什么自家东西,一听就是胡言乱语。
容娴皱了皱眉头,归心藏在贡品之内,非君王不可碰触。
一般人碰到了也不会认出来它是什么,那青年是如何知晓归心所在?
容娴想了想,将疑问压在心底。
罢了,总有机会碰到那青年的。
不过这会儿她也没有想要回宫的想法,出都出来了,还是逛逛这一万五千年前的中千界吧。
此时,南荒部洲大魏皇朝。
魏皇朝与周皇朝同样古老,魏皇登基早已过万年。
她正在批改奏折,一道暴怒的身影突兀冲了进来。
这人看身形是一个女人,但周身气势却强大不已。
“魏皇,归心去哪儿了?”来人语气肃杀的问。
魏皇握笔的手一顿,神色疑惑道:“朕不是让人给你送去了?”
来人冷冷道:“本座并未收到,你让侍女送来的只是一颗破石头罢了。魏皇,若你不想合作可以直言,本座从不勉强人。”
魏皇猛地站起身,眸色深邃道:“本皇诚心与你合作的。乌颜,你该多给本皇一些信任,本皇也不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段耍你。”
安抚住乌颜尊后,魏皇立刻派人去查。
一刻钟后,秘卫首领在外求见。
闭目等待的魏皇与乌颜睁开眼睛,魏皇沉声道:“进来。”
秘卫首领大步走进来,刚准备行礼便被魏皇喊停,让他报上查到的事情。
事情不出所料,乃是从中有人作梗。
“皇上,臣仔细审问后,发现线索隐隐指向北疆部洲大夏王朝。而今,那颗归心已不知所踪。”秘卫首领脸色难看的说。
魏皇闭了闭眼,精致的脸色森冷强势:“不必查了,派人去北疆部洲盯紧大夏,一旦大夏有升品迹象,立刻来报。守护者那里本皇会去交涉,你去挑选人手。”
“是,皇上。”
秘卫首领退下去后,书房一阵安静。
片刻后,乌颜无语道:“本座即将飞升,本以为归心能助本座在大千界第一时间建立势力,却没想到到底是错过了。”
这魏皇也太不成器了,身为皇朝统领,南荒部洲公认的人族共主,居然被他洲势力摸进了大本营而不自知,害得她也受到了损失。
乌颜飞升在即也没时间去大夏讨回归心,现在就看魏皇的诚意了,若她诚心合作,定会找其他东西补偿她。
毕竟魏皇野心极大,还想要人在大千界帮她查找大周史料,作为媒介联系大周旧人。
魏皇沉默了片刻,笑道:“乌颜尊,归心意外遗失也是本皇的过失。”
归心的形成需要重重条件和巧合,一颗已是意外之喜,再来一颗先不说时间不够,单单她也没有精力再去干这件事情。
“本皇在大千界有一师兄,师兄如今是仙帝门人,他可以帮到你一些小忙的。”魏皇饶有深意的说。
乌颜眼睛一亮,咯咯一笑,说:“如此甚好,归心失了便失了。”
没有了归心,她虽然失去了建立势力的机会,但能与仙帝搭上线也值了。
若能成为仙帝心腹,她还要什么势力,仙帝的势力就是她的势力。
乌颜面上不动,心里暗叹这位魏皇藏得深。
事情已经解决,乌颜便不再久留。
她的雷劫快到了,现在正忙着准备渡劫法器。
走到房门口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皱着眉有些厌恶的说:“不要叫本座乌颜尊,听起来不好听,且跟青龙尊那个老顽固的名号有些相似。以后,唤本座乌尊吧。”
乌颜尊,无颜尊,她明明长得不错。
乌尊离开后,魏皇脸上伪装出来的平静彻底消失。
她猛地将桌上的茶杯一袖子扫在了地上,恐怖的气息压得整个皇宫都喘不过气来,修为低的甚至抵抗不住吐血跪倒在地。
她目光冷冷盯着北方,喃喃道:“夏王,真是好一个夏王啊。”
姒少岐,竟然胆敢算计她!
“吕侯。”魏皇轻声唤道。
暗营指挥使从暗处走了出来,他恭敬道:“臣在。”
魏皇语气莫名道:“听说夏王前年刚有了一个女儿,还十分疼爱?”
吕侯神色一动:“皇上所言不错。”
魏皇嗤笑一声,语气狠厉道:“既然疼爱女儿,儿子也就别要了。本皇要夏王一子不留。”
“诺。”吕侯跪地接旨。
“等等。”魏皇又低声说道:“拿一颗升仙丹赐给那位帝姬。”
升仙丹,名字好听极了,明面上听起来好似可以让人飞升一样。
当然它的作用也不小,能给修士带来强大的力量。
凡人一旦使用了,便立刻会拥有人仙境界的实力。
修士使用后便会立刻突破金仙修为,直接可以飞升了。
但它有一个致命之处,凡是使用升仙丹的人,与他是血亲关系的人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虚弱死去。
他们的寿命、精血、修为、气运、子嗣等等,统统都会成就升仙丹主人。
而升仙丹主人在血亲全部死亡后,便会神魂撕裂,成为一个个独立的人格,互相厮杀,神魂俱灭。
当年炼制出升仙丹的那位修士被家族迫害,妻儿幼女尽皆惨烈死去。
传言他们一家的下场是因其家族所迫害,但那修士被家族废了,没有一点儿办法报仇。
因而他用了一生的时间,炼制出了升仙丹自己吞服了下去。
最后家族的人死绝,他自己虽然得到了家族人的一切,伤势恢复,修为也恢复了过来,却在一百年后疯癫而死。
因而,升仙丹也是十大禁毒之首,乃是不可言说的禁忌。
是遮阳、笙箫所不能比的。
毕竟人人都怕家族内有人头铁的去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也怕对手使这种阴招。
因而中千界明面上已经被众势力齐心协力的将这东西毁了,谁曾想大魏居然有升仙丹。
吕侯收到圣谕后,立刻离开了魏皇前往北疆部洲。
而容娴却不知大魏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她阴差阳错下拿到了本该属于乌尊的归心。
一万五千年后,乌尊无意间得知中千界有界珠而找了过来,并夺舍了容娴些许日子,对二太子容扬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虽然最后反被容娴利用天道坑害死,但也算是终结了这段不为人知的因果。
不提乌尊,容娴在冥王朝内游走了几日后,见到这王朝繁华昌盛,满足极了。
对比起冥王朝来,她对容国政务显然是不上心的。
容娴摸摸金宝石,笑道:“没想到我还是有些天赋的。”
容国那不足百年的帝王生涯,还是给她带来了些许影响。
至于好处坏处,那就仁者见仁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