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fod精华都市言情 柯學驗屍官 ptt-第387章 虛假的供述分享-bxp0v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有凯撒在前面引路,林新一和贝尔摩德一路追踪。
他们翻过了这座小山丘,又不知不觉地走出了这片山林,来到了一条水泥铺就的山村窄路上。
“是水泥路…脚印在这里断了。”
这又是一个不妙的消息。
如果在他们找到那凶手之前,对方一路都是走在草地和泥地上,并且留下脚印的话。
那仅仅凭借这串从犯罪现场指引过来的脚印,就能证明对方是凶手。
但很可惜,山的这一头有条窄窄的山村公路。
凶手从林间穿出后就走到了公路上,他的脚印也在这里消失了。
而且。这公路一侧是山林,一侧就是条小河。
这条小河看着水挺深,流速也不慢,正是非常适合销毁证据的场所。
“如果那家伙把手枪、鞋子之类的物证都丢进河里的话,恐怕很快就会被河水冲走。“
“我们就算能把物证打捞上来,恐怕也很难从这些被河水浸泡冲刷的东西上面,提取到能够证明凶手身份的生物检材。”
林新一神色凝重地说着最糟糕的可能。
而与此同时,他和贝尔摩德追击的步伐也没有丝毫减慢。
终于,在沿着这条山村公路向前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嗅着味道在前面引路的凯撒,在一幢突然出现在路边的山村小屋前停了下来。
“汪汪汪汪!”
凯撒在那间屋子门口来回地打着转。
它时不时嗅着地面,最终还是将目光牢牢地锁定到了那扇门上。
“小心。”贝尔摩德握紧了枪。
她正准备为林新一打头阵,去试着攻入这间可疑的村舍。
可就在这时,紧闭的屋门却自己开了。
里面走出来个嘴里打着哈欠,里面穿着西装衬衣、外面却随便套着件运动外套的长发中年男人。
“哪来的狗?在这叫叫叫的…吵死了。”
长发男这样自说自话地把门打开。
然后一开门,就看到了两支对准自己脑门的枪:
“这、这….”
他脸色苍白地举起了手:
“别开枪!你们要、要钱的话…进屋里拿就行了!”
这长发男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恐,看着就像是在遭遇持枪抢劫的普通市民。
“别演了。”
“你的演技烂得让我想现在就扣动扳机。”
贝尔摩德很不屑地撇了撇嘴: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大哥’,而且刚逃到这里没多久,就被我们追到了门口。”
“因为时间太紧,你甚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说着,贝尔摩德用她那饱含揶揄的目光,打量起这个长发男人身上的奇怪穿搭:
外面胡乱讨着运动外套,里面却是件理应搭配西装的衬衫。
很显然,这家伙是把西装外套丢在了现场,穿着件贴身衬衫逃到了这里。
被林新一追到门口之后,他匆匆忙忙地随便拿了件运动外套套上,就开始假装自己与那逃犯无关。
“汪汪汪汪!”
凯撒冲着那长发男一阵狂吠,更是确认了贝尔摩德的推测。
“……“长发男脸色一滞。
在一阵沉默之后,他终于艰难地挤出一个讨好的笑:
“小姐,你、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啊。”
“说我刚刚‘逃到这里’?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就是个普通的村民,这里是我家。”
“不信的话,你们进来看…”
长发男让开身子,林新一顺势往里一看:
果然,这户人家里的玄关墙壁上,还挂着这个长发男人的照片。
这真的是他家。
不像是一个逃犯在逃亡路上,随便闯进的屋子。
难道凯撒真搞错了?这只是个住在附近的普通村民?
林新一脑子里刚冒出这样的想法,贝尔摩德便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呵,这是你家又怎么样?”
“那个山洞的位置如此隐蔽,你都能想到把同伴的尸体藏到那里。”
“这说明你对这附近的地形非常熟悉,甚至,很可能就是住在当地的人。”
“这是你家,和你是一个逃亡的杀人犯,这两件事并不矛盾。”
“我….”长发男一时语塞。
见到贝尔摩德那写满冷漠和嘲弄的目光,他就知道,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
所以他干脆就不再演戏,转而脸色难看地反问道:
“听不懂就是听不懂。”
“想说我是杀人犯,你们总得拿出证据吧?”
贝尔摩德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身旁。
她当然拿不出来证据,这得让林新一出马。
林新一却是没急着给出答案:
“等等吧。”
他冷冷地看向那个长发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等警察来了,我们再正式开始调查。”
“如果你真是清白的,就请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这没问题吧?”
“我….”长发男没由来的一阵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答道:
“配合,当然配合…我是个好人嘛!”.
……………………………….
林新一和贝尔摩德监视着长发男,没让他再有机会做什么小动作。
早在双方在露营营地外持枪对峙的时候,阿笠博士就已经打电话报了警。
所以没过多久,当地警署的警察就在林新一的沟通和指引之下,来到了这间村舍。
而直到这时,林新一才开始与那位长发男对质:
“这位先生,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对任何一个警察所说的一切,都将可能被作为法庭对你不利的证据…”
“唔…”长发男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警告:
“你拍电视剧呢?说这么多废话。”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那好。”林新一神色轻松了不少。
对方这么不耐烦,显然是被他表现出的沉稳态度所震慑,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渐渐地开始自我怀疑——
他有些慌了。
一个心神意乱的嫌疑人,肯定要比一个心理防线稳固的嫌疑人好对付。
而林新一刚刚说的可不是废话,也不是无意义的电视剧台词。
因为就像这句“米兰达警告”所说的那样…
嫌疑人在警察面前说的话意义是不一样的,是可以拿到法庭上当证据的。
所以林新一才没有急着揭穿这个长发男的真面目,而是特地等到警察赶到现场,才开始以这种可以被视作正式讯问的方式,跟对方展开对质。
“姓名?”
“冈田太一郎。”
“年龄?”
“39。”
“职业?”
“额…自由职业。”
“……”
林新一问了一大串无关紧要的问题,让对方消除警惕心理,形成有问必答的定势思维。
然后,他才突然问道:
“在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你在哪里,做什么?”
“我在…”长发男愣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回答上自己想好的答案:“我在家里,躺在沙发上睡午觉。”
“哦?”林新一露出了玩味的目光:
“也就是说,你今天根本没去过你家的后山,没见过那几具尸体,也不认识那几个死者咯?”
他特意将‘没去过后山’和‘没见过尸体’、‘不认识死者’放在一句话里,一并发问。
这是在利用犯罪分子的逃避心理。
在被问到“认不认识死者”这种关键的问题,犯罪分子为了表示自己与此事无关,多半会坚定地回答不会。
而在否认的过程中,为了让自己彻底撇清和此案的关系,他们往往会下意识地回答,自己根本没去过现场,也没见过尸体。
果然…长发男的回答是:
挂名新妻 卿筱
“没有,我不认识什么死者,今天也根本没去过后山,更没看见什么尸体。”
“那就好。”
林新一的表情悄然变得轻松:
嫌疑人要是随便编个借口,说自己今天去过后山,那这问题反而不好解决。
可他却在诸多警察的见证下,留下了自己没去过现场的假证词。
这把已经稳了一半。
问题已经悄无声息地从如何证明长发男杀人,转变成了,如何证明他去过案发现场。
后者显然比前者更容易做到。
只要能想办法推翻他的假证词,证明他是在警察面前说谎,这案子就差不多能解决了。
因为这种自我矛盾的供述放到法庭上,本身就是一件对犯人极为不利的证据。
“冈田先生。”
林新一目光炯炯地看向这个长发男:
“看来你对自己做的那些反侦察准备真的很自信。”
“我…”长发男咬死不松口:“别说废话!证据,能证明我杀人的证据呢?”
“别急。”
林新一微微一顿,语气严肃地反问道:
“你说自己没去过案发现场是吧?”
“那我如果能找到证据,证明你去过现场…你又该如何解释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