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qejg寓意深刻小說 木葉之硬核匠忍 ptt-704相伴-lr0g6

木葉之硬核匠忍
小說推薦木葉之硬核匠忍
彼时的南已经陷入了无尽的疼痛之中,身体超负荷的持续战斗,已经让他进入到了狂风中的火苗,秋后的蚂蚱,此时让他的随时都有科能倒地不起,但是看着面前还没有先自己倒地的对手,南绝对不允许自己先一步倒下去!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南强忍着六门全开的痛苦,南直接不敢多做犹豫,直冲君麻吕而去。八门遁甲第六门,与前五门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说八门遁甲前三门是安全区,那么第四门,第五门,就是过度区。而第六门则是八门遁甲真正展现威力的时候。
开启八门遁甲第六门的南,此刻无论在速度上,还是力量上皆是不可同日而语。同样的尸骨脉招式,在面对五门的一脚,还可以挡的下来。但此刻在南的一脚下,却是直接破裂了开来。
余威不减,南一脚踢向君麻吕,如果这一脚被踢到,估计君麻吕就要直接下场了。君麻吕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直接发动了自己最强一招。
“尸骨脉·早蕨之舞!”
君麻吕的最强招式此刻发动,无疑是抱着要与南同归于尽的打算。随着局麻吕的一声暴喝,大量的骨刺从地面之上突了起来,整个地面之上,几乎被骨刺所铺满了。
由于开启六门后所带来的超高感知力,让南在君麻吕发动招式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于是他找准时机,一个纵身跳了起来,险险的躲开了君麻吕的这招攻击。
身处半空之中的南,并没有闲着,此刻他手中的拳头再次挥动了起来,他对着君麻吕扫了一眼,然后果断的向着君麻吕挥出手中的拳头,连续不断的快速挥拳,拳风形成了一团团火球,向着地面之上的君麻吕而去。
“八门遁甲第六门,朝孔雀!”
曾经打算在中忍考试之中出现的招式,此刻却是在这这里使用了出来,满天的火球瞬间向着君麻吕而去,没有给君麻吕一点点的准备时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进攻,君麻吕只能匆忙用自己的骨头去抵挡,然后那拳风的力量远超君麻吕的想象,即便是依靠骨头抵挡,君麻吕还是被击中了数拳。
朝孔雀的威力在击中君麻吕之后,更是连带着君麻吕脚下的骨刺也是通通给锤扁了。
等到南从空中落了下来的时候,他的八门遁甲状态已经取消了,此刻南的状态可谓是差到了极点。之前开启八门遁甲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好。此刻再度用出第六门,对南而言,消耗太大了。
“呼,好在解决了!”看着被朝孔雀打中的君麻吕,南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就从骨刺之上跳到了被朝孔雀打出的平地之上。此刻的君麻吕就那样躺在地上,腹部被击中的部位,已经是焦糊一片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君麻吕,南却是没有成功之后的喜悦,反而有着一丝感伤。这次的战斗,虽然南赢了,但是在他看来,这场难得的战斗才是最主要的。结局只是次要,享受过程才是主要的。
“唉!”轻声叹了一句之后,南转身向着月光谨诚离去的方向而去。
就在南转身之际,原本已经快要不行的君麻吕,居然回光返照,一下子站了起来,接着他伸出手指,瞄准南的脑袋后,直接来了一发十指连弹。
当南感受到脑后传来的攻击时,已经为时已晚了,骨弹在南的眼中无限放大,南已经认为自己即将葬送在这里了。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生命的离去。结果,攻击就是没有到来,睁开眼睛一看。
就见眼前一堵砂墙挡在了自己面前,十个骨弹慢慢的穿透沙子,落在了地上。看着这样的砂遁,南连忙转头望去,就见一名砂隐村的忍者正在控制着沙子。
这名砂隐村的忍者,正是之前参加中忍考试的那名红发忍者!
这名砂隐村的忍者看着君麻吕,眼中迸发出火一样的战意:“我是砂忍村的砂修罗,剩下的时间由我来做你的对手!”
听完这话后,君麻吕脸上就绽放出极其愤怒的表情,冷冷地说:“你们砂忍竟然敢破坏大蛇丸大人的计划,我要把你们都清除掉。”
砂修罗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看着君麻吕。
君麻吕以为对方在轻视自己,于是他再次将双手向前一挥,暴喝了一声道:“十指穿弹”
然后,空中就出现了时刻如同子弹般的指骨飞向我爱罗。
砂子自动地在砂修罗面前形成了一道沙墙,可那指骨在还不断地冲击着沙墙,在几秒后竟然穿过了,可力量也到了尽头,掉在了地上。
“沙绑柩!”
随着砂修罗的一声暴喝,君麻吕的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砂子缠住了,可他却在砂修罗吃惊地目光下用力挣开了砂子。
接着,君麻吕的全身都蔓延出黑色的咒印,他一脸自豪地说道:“让你们见识一下咒印的力量吧!”
君麻吕没想到南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此时已经病入膏肓的他喃喃自语道:“大蛇丸大人,看来我没法再帮助你了!”
南的实力给了君麻吕很大的震撼,也出乎了君麻吕的预料。如果他没有重病,身体还抗的住的他,君麻吕或许不会怂,但是现在嘛。自己的身体状态如何,君麻吕自己最是清楚。
“就让我为大蛇丸大人做好最后一件事情吧!”一股无形的气势从君麻吕身上散发出来,那是一种一往无前的孤寂和骄傲,也带着一丝丝的死志,显然君麻吕准备以命相搏了。
“啊………啊…………啊…………”
忍受着六门全开的痛苦,南直接不敢多做犹豫,直冲君麻吕而去。八门遁甲第六门,与前五门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说八门遁甲前三门是安全区,那么第四门,第五门,就是过度区。而第六门则是八门遁甲真正展现威力的时候。
开启八门遁甲第六门的南,此刻无论在速度上,还是力量上皆是不可同日而语。同样的尸骨脉招式,在面对五门的一脚,还可以挡的下来。但此刻在南的一脚下,却是直接破裂了开来。
余威不减,南一脚踢向君麻吕,如果这一脚被踢到,估计君麻吕就要直接下场了。君麻吕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直接发动了自己最强一招。
“尸骨脉·早蕨之舞!”
君麻吕的最强招式此刻发动,无疑是抱着要与南同归于尽的打算。随着局麻吕的一声暴喝,大量的骨刺从地面之上突了起来,整个地面之上,几乎被骨刺所铺满了。
由于开启六门后所带来的超高感知力,让南在君麻吕发动招式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于是他找准时机,一个纵身跳了起来,险险的躲开了君麻吕的这招攻击。
身处半空之中的南,并没有闲着,此刻他手中的拳头再次挥动了起来,他对着君麻吕扫了一眼,然后果断的向着君麻吕挥出手中的拳头,连续不断的快速挥拳,拳风形成了一团团火球,向着地面之上的君麻吕而去。
“八门遁甲第六门,朝孔雀!”
曾经打算在中忍考试之中出现的招式,此刻却是在这这里使用了出来,满天的火球瞬间向着君麻吕而去,没有给君麻吕一点点的准备时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进攻,君麻吕只能匆忙用自己的骨头去抵挡,然后那拳风的力量远超君麻吕的想象,即便是依靠骨头抵挡,君麻吕还是被击中了数拳。
朝孔雀的威力在击中君麻吕之后,更是连带着君麻吕脚下的骨刺也是通通给锤扁了。
等到南从空中落了下来的时候,他的八门遁甲状态已经取消了,此刻南的状态可谓是差到了极点。之前开启八门遁甲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好。此刻再度用出第六门,对南而言,消耗太大了。
“呼,好在解决了!”看着被朝孔雀打中的君麻吕,南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就从骨刺之上跳到了被朝孔雀打出的平地之上。此刻的君麻吕就那样躺在地上,腹部被击中的部位,已经是焦糊一片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君麻吕,南却是没有成功之后的喜悦,反而有着一丝感伤。这次的战斗,虽然南赢了,但是在他看来,这场难得的战斗才是最主要的。结局只是次要,享受过程才是主要的。
“唉!”轻声叹了一句之后,南转身向着月光谨诚离去的方向而去。
就在南转身之际,原本已经快要不行的君麻吕,居然回光返照,一下子站了起来,接着他伸出手指,瞄准南的脑袋后,直接来了一发十指连弹。
当南感受到脑后传来的攻击时,已经为时已晚了,骨弹在南的眼中无限放大,南已经认为自己即将葬送在这里了。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生命的离去。结果,攻击就是没有到来,睁开眼睛一看。
就见眼前一堵砂墙挡在了自己面前,十个骨弹慢慢的穿透沙子,落在了地上。看着这样的砂遁,南连忙转头望去,就见一名砂隐村的忍者正在控制着沙子。
这名砂隐村的忍者,正是之前参加中忍考试的那名红发忍者!
这名砂隐村的忍者看着君麻吕,眼中迸发出火一样的战意:“我是砂忍村的砂修罗,剩下的时间由我来做你的对手!”
听完这话后,君麻吕脸上就绽放出极其愤怒的表情,冷冷地说:“你们砂忍竟然敢破坏大蛇丸大人的计划,我要把你们都清除掉。”
砂修罗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看着君麻吕。
君麻吕以为对方在轻视自己,于是他再次将双手向前一挥,暴喝了一声道:“十指穿弹”
然后,空中就出现了时刻如同子弹般的指骨飞向我爱罗。
砂子自动地在砂修罗面前形成了一道沙墙,可那指骨在还不断地冲击着沙墙,在几秒后竟然穿过了,可力量也到了尽头,掉在了地上。
“沙绑柩!”
随着砂修罗的一声暴喝,君麻吕的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砂子缠住了,可他却在砂修罗吃惊地目光下用力挣开了砂子。
接着,君麻吕的全身都蔓延出黑色的咒印,他一脸自豪地说道:“让你们见识一下咒印的力量吧!”
于此同时,于南一起的日向藤井也在全力对付着他的对手。
“你好,我是次郎坊,多多指教。”音忍四人中那名身材颇为壮硕的成员对着藤井笑道,他神情十分的随和亲切,丝毫没有一点点坏人的样子。见到对方如此客气,日向藤井也不好板着脸,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也只好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我是日向藤井,请多多指教。”
尽管语气上非常客气,但是藤井知道自己现在的任务是要解决掉这个人,于是他直接打开了白眼,紧紧地盯着前方面带笑容的次郎坊,这时候藤井被震惊了,他发现了在次郎坊身上那庞大而汹涌地查克拉。
藤井看着藤井脸色一丝不易见的惊讶之色和那对白色的瞳孔,就笑道:“木叶的日向一族,又有名为白眼的血继限界,拥有惊人的观察力和透视能力,而且能够看见人体的经脉,再配合日向一族代代相传柔拳能够直接攻击敌人的经脉,实在是太可怕了。”
南冷静的看着奄奄一息的君麻吕,心里却是一点成功之后的喜悦都没有,反而有着一丝感伤。这次的战斗,虽然他赢了,但是在他看来,这场难得的战斗才是最主要的。结局只是次要,享受过程才是主要的。
“唉!”轻声叹了一句之后,南转身向着月光谨诚离去的方向而去。
就在南转身之际,原本已经快要不行的君麻吕,居然回光返照,一下子站了起来,接着他伸出手指,瞄准南的脑袋后,直接来了一发十指连弹。
当南感受到脑后传来的攻击时,已经为时已晚了,骨弹在南的眼中无限放大,南已经认为自己即将葬送在这里了。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生命的离去。结果,攻击就是没有到来,睁开眼睛一看,顿感一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