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bm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七百五十一章 夜色相逢,不過一場遇見看書-ztyt8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此事有何难,不妨问问为师有无办法?”
烛火摇晃,照去微微仰起脸上,蛤蟆道人阖着蟾眼,身下圆圆的蹼头激动的都在桌面搭来搭去,‘终于有老夫帮得上忙的了。’想到徒弟、小道士询问自己的神色,蟾嘴忍不住的翘了翘。
‘快问啊,呱!’
‘快问为师。’‘问,为师就说了…..嗯?’
壹夜驚喜,總裁乖乖就擒
半晌没有声音回应,迷惑的睁开蟾眼,前面哪里有陆良生的身影,耳中听到些许说话声,猛地一转头,徒弟与小道士边走边商讨的走出厅门。
留下蛤蟆道人立在桌上,歪着脑袋不解的摊开双蹼,微微张着嘴难以合上。
这就走了?
…..难道就不该请教老夫?
偏头看去一旁拿着抹布擦过桌面的红怜,蛙蹼颤抖的指去房门,“小女鬼,老夫问你,良生为何不问就这么走了?”
聂红怜擦过一处,叠了下抹布,抬脸白了一眼面前的蛤蟆道人,继续抹着桌面。
“蛤蟆师父,你一向说张开就来‘想当年…..’这种大话,耳朵听起茧了,换做我…..”
“你怎样?”
“我也不信!”
猪刚鬣抱着一堆香烛从外面进来,看到红怜、蛤蟆望来,愣了一下,随后丢下一句“我也不信。”
嘟嘟囔囔的说着:“给人煮饭,现在竟还给这些小小阴鬼弄香烛……想当年,俺也是天蓬元帅……”
医道丹途
这时,外面响起孙迎仙的声音。
“老猪,给他们做烧鸡味的!回头送你一本书!”
“哦!”猪刚鬣回头应了声,看了眼怀里一堆香烛,嘴角都快裂到后颈了,愉悦的吹起口哨,轻快跑去丹房。
‘一个个不信老夫!’
蛤蟆道人绷直了双臂,捏紧的蛙蹼都在微微发抖,旁边红怜擦过来,“蛤蟆师父,你的脚踏一下。”
人立而起的脚蹼随抹布擦来抬了抬,蛤蟆道人看着擦完哼着小曲儿,飘去阁楼的女鬼,嘴角抽了抽,纵身一跃跳下圆桌,一蹦一跳的上了楼梯。
‘上次的事,西北群妖的事就不信,这次还不信?’
木阶上,蛤蟆道人负起双蹼,吸了口气,转身回头,望着敞开的大门外,灯笼火光里与道人并肩走在一起的徒弟,嘴角鱼须舞动,肃穆颔首。
“看来,是时候展现为师真正实力,振一振师父威严!”
低吟一声,回身跨步,‘呯’的一下,撞在木阶上,捂着口鼻蹲下来,低下的脑袋又是呯的一声,抵在木阶上,身子顿时向后一仰,蟾眼瞪圆,双蹼本能的胡乱挥舞,快的都抡出两圈残影,硬生生将身子抡了回来。
呼!
蛤蟆道人偏头看了眼高高的地面,重重呼出一口气。
‘老夫果然还是有能耐的。’
……
楼外,灯笼在檐下摇曳,晃动的灯火之中,陆良生与道人商议了一阵关于这些阴神安置,供奉的事。
“眼下,初封神位,有些还没有庙宇,到时还要麻烦每日早晚一炷香供奉。”
“你说的,本道早就想到了。”道人恢复往日脾性,敲了一下陆良生胸口,靠去老松树身,“再说,你我什么关系,还用的着麻烦二字?真要感谢,有空把你这一身本事交给你外甥,不就得了。”
这老孙,还真是不吃亏的主。
陆良生笑了笑,自家人用‘麻烦’二字确实有些见外,但礼貌还是应有的,至于妹妹小纤的孩子,继了道人的天赋,天资还不错,往后若能学到多少,就看他的了。
“等忙完了这些事,就让云儿跟着我就是了,好了,你先回去歇息,我还要去一趟皇宫,有些事还是有必要与陛下说清楚。”
“关于这些阴神无兵的事?算了算了,本道不多嘴,你且去忙吧。”
本就是懒散性子,要不是当初陆良生音讯全无,孙迎仙才懒得管这边一摊子的事,带上小纤还有孩子回栖霞山闲云野鹤多好。
园有桃 茕茕墨鸢
“本道还是回去婆娘孩子热床铺去了!”
陆良生看着灯笼下,走进房檐的背影,拱了拱手:“老孙,多谢。”
那边背影,抬起手向后陆良生轻摆了两下,“大忙人,快去忙吧。”便跨进门槛,走上阁楼去了。
酷愛devil拽公主 羽羽幽
沙沙的是树枝在风里摇着叶子的声音。
陆良生收回视线,转身走去下方山门,身形消失在一片漆黑里,再到显出轮廓,已是在城中坊间,房檐低矮,挂着灯笼摇摇晃晃,街边摊贩忙着收拾摊位装车拉走,白日喧哗的街道安静下来,偶尔也有几个醉鬼相互搀扶从酒肆跌跌撞撞出来,坐在街边说着酒话,发出哈哈大笑,引来附近本就睡下的人家打开二楼的窗户,朝下面叫骂。
“嚎丧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叫魂!”
下面的几个酒鬼勾肩搭背起来,冲到楼下也朝上骂上几句难听的,这才提拎着酒壶摇摇晃晃的走远了。
至尊武神
陆良生背负双手,脸上挂着笑,看着几人走远,转身也离开这边,在这种氛围下,反而给他一种烟火气。
“刚才的戏曲儿真好听。”
“嗯,那伶人的嗓子是不错……”
一男一女的声音传来,陆良生停下脚步,前方不远一对男女相依,有说有笑的走去附近一栋宅院,亮有灯笼的院门,一个老人脸色沉沉的站在那里,过来的男女顿时分开,笑容收敛起来。
女子低低唤了声:“爹,这么晚,你还没睡啊。”
“还不是等你。”
老人拄了一下拐杖,作势欲打,看着女儿垂下的面容,叹口气又放下来,朝里挥挥手。
“赶紧进去。”
“爹爹最好。”
女子脸上顿时泛起笑容,手悄悄朝一旁的青年勾了下手指,示意快些进来,后者朝老人点下头,跟着走了进去。
唉。
老人叹口气,正要转身回去,忽然瞥见不远街边同样一个老人站在那里,转过身去问道:“这位老哥,夜已经深了,怎么还不回家啊?”
“夏夜沉闷,有些睡不着觉,出来走走。”
陆良生负手慢慢过去,朝对方行了一礼,面前的老人,他已经许久未见了,几年下来,竟老了这么多。
“你可是闵尚书,闵常文?”
“什么尚书,我已辞官三年了,老哥也瞧着眼熟,好像哪里见过。”长安为官多年,闵常文退出朝堂后,还能有人记得他,多少是高兴的,“老哥也是朝中之人?”
“不是,只不过见过闵尚书几眼,认得清楚。”
寒暄几句后,陆良生便不再久留,只不过走出两步,忽然说道:“闵尚书,在下多一句嘴。”
“什么事?”
陆良生迟疑了一下,嚅了嚅嘴唇,还是开了口。
“闵尚书……你还是带全家离开长安吧。”
狼貪虎視,娘子跟我走
走到院门口的老人皱起眉头,手中的木杖使劲顿了一下地砖,“老哥好意,闵常文心领了,不送!”
“爹!你怎么还在这。”
女子从里面返回搀扶着老人进去,朝外探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转过身缓缓走去长街的佝偻身影,不由愣了一下,有些出神的看着。
“月柔,你还看什么,该回去了……你眼睛怎么回事,怎么哭了?”
“啊?”
女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抬手去擦脸颊,有些疑惑看着指尖的泪水,“可能眼里进沙子了吧,就是刚才那人……”
抬头再看时,长街已经空荡荡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