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utrat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起點-第九百五十八章 空中醫院2.0相伴-lvwq6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美国人的?”
食戟之最強美食系統
马克西姆顺着庄建业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身材壮硕,但长相却还过得去的西方女人正攀着副驾驶的登机梯爬到直升机上,不禁露出一丝诧异:“真的?”
“瞧你这话说的,我庄建业什么时候骗过你!”庄建业闻言,咚咚的拍了两下胸口,把话说的那叫一个斩钉截铁。
结果这话不说还好,说了之后马克西姆那双漂亮而深邃的大眼睛中疑惑更甚,偏过头不置可否的看向庄建业,说了句让在场所有人都差点儿抓狂的话:“还少吗?”
是的,庄建业在他马克西姆这里捞的钱真的不少。
自打经历过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震救灾,见过生死的马克西姆迅速成长起来,可既便如此马克西姆这个小家雀,在庄建业这只老家贼面前还是太嫩,该坑的还是一样不少的各种坑。
尤其是马克西姆话7亿美元购入的5架运—15组成的空中医院,不但采购成本高,后期的维护和运营成本更是高得连马克西姆这位纯种的阿联酋王子都有些怀疑人生。
航空燃油必须用中国某石油化工厂出产的二次提纯低燃点航空煤油,因为这种航空煤油经过特殊的处理,含硫量比较低,如此空中医院的主要核心5架运—15机舱内的医务条件才能达到标准。
问题是这种二次提纯低燃点航空煤油全球就只有一家生产,而且贵得要死,每吨的均价至少比普通的航空煤油高出3倍。
除了航空煤油,专用润滑油也是一样,需要从中国的另一家石化公司采购。
如果说燃油方面能让人抓狂的话,那飞行医院内部的医疗设备就能令任何人三观尽毁。
没办法实在是里面的医疗设备不但是贵,而是贵得都快离谱了,能想象一个普通的手术无影灯的固定螺丝就要2400美元吗?
要知道这个价钱都能买十多套手术用无影灯了,至于固定螺丝,差不多能买上一吨,结果到了腾飞集团的飞行医院,2400美元只能买一个,而且还不包人工费,若是算上专业维护费以及来往的机票、食宿等费用,光换一个螺丝,马克西姆就要支付15000美元。
想用其他代替?
马克西姆不是没想过,腾飞集团也同意,但在这之前却将一句丑话说在了前面,那就是空中飞行医院上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是腾飞集团依照航空工程学和结构力学进行各方面优化的产物,正因为如此,腾飞集团的配件虽然贵,却能够最大限度的匹配运—15飞行医院的技术标准,确保正常运行。
遠交近攻
官道商途
用其他用类产品不是不行,关键是没有按照运—15的实际情况进行优化,是否可靠就不得而知了,万一哪天正在进行一台重要的手术,上面的无影灯夸嚓一下掉下来,你马克西姆可别找过来,腾飞集团概不负责。
如果是其他东西马克西姆也就忍了,可医疗这东西关乎生命健康,开不得玩笑,一颗螺丝一万多美元,算了,忍了!
结果被医疗设备的维护弄得怀疑人生的马克西姆还没把人生思考完毕,运—15本身的维护保养就差点儿让马克西姆这位颇为涵养的阿联酋王子彻底掀桌子。
一架运—15的普通保养就要200万美元;稍微更换个零件,就要500万美元起;出现重大故障或更换发动机、航电设备,2000万美元只是洒洒水,分分钟5000万美元都是小Kiss。
要知道马克西姆的飞行医院可不是一架运—15,而是整整5架,因此每年光飞机维护方面的花费就得1亿美元,稍微有点儿毛病,2亿美元打底都是寻常。
若是再把其他零零碎碎的花销加进来,马克西姆每年在5架运—15组成的空中医院上的花销就超过了3亿美元,这其中绝大多数被腾飞集团大模大样的塞进了自己的荷包。
邪王的神秘冷妃
马克西姆虽然是阿联酋的正牌王子,属于土豪中的土豪,但手上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那是用脚下的石油一滴一滴换来的,这么折腾同样受不了。
馴悍記:絕情莊主別太狂
于是不止一次的找到庄建业希望能降低空中医院的日常维护成本。
庄建业那是多讲究的人,土豪朋友有要求当然要全力满足,然后……然后马克西姆骤然发现,他手上的空中医院维护成本非但没降低,每年竟然还上涨5%到15%。
只能再去找庄建业,结果庄建业双手一摊,无奈的告诉马克西姆王子殿下:“本来是要削减阿联酋航空5架运—15的维护费的,奈何最近腾飞集团资金周转出了问题,没办法,我们就把旗下的航空维护和配件生产业务整体打包给了招商银行,现在这部分业务已经纳入招商银行麾下,他们搞金融的你也知道,一个个心大大地黑,你那边才涨15%,算是良心了,你知道我从他们那儿那贷款的利息是多少?综合算下来差不多20%。
啥也不说了,我的王子殿下,运—15空中医院也就那样了,不要也罢,还是买我们腾飞集团新推出的空中医院2.0,由三架TRJ—500支线客机平台构成;还有更大的空中医院2.5,两架运—17配合两架直—12直升机……目前我们正在规划空中医院3.0,一架FCNB—2000型干线客机就能完成现在5架运—15才能完成的事儿,怎么样?马克西姆王子,要不要挨个试一试?”
马克西姆再傻也知道,自己TMD被坑了,如今混航空圈儿的人那个不知道腾飞集团是招商银行的股东,旗下的业务被招商银行收购,那叫收购吗?不过是左手倒右手的花活儿罢了。
结果庄建业竟然把这么不要脸的事儿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还要试试升级版的空中医院,马克西姆恨不得大鼻涕甩庄建业一脸,还试试,在试试他这个中东王子就得破产了。
正是有着如此多的前车之鉴和被坑经验,马克西姆对庄建业真的是半点儿信任感都没有,别说是一句话了,就是一个小小的眼神,马克西姆都要好好想想,庄建业这里面埋了多少坑。
这么多年的坑友,马克西姆撅撅屁股庄建业都能知道这货能拉多少羊粪蛋儿。
眼见王子殿下如此警惕,庄建业也不在意,将手上的雪茄猛吸了几口,然后毫不犹豫的往海里一扔,旋即脸色一正:“王子殿下,我知道你对我庄建业很不满,要是这样,我出15亿美金,把你手上的空中医院收回来怎么样?再不济,我们腾飞集团退出这个维护保养业务行不行?”
眼见庄建业不似开玩笑,马克西姆顿时慌了,连连摆手:“别……别……庄总,庄先生……千万别!”

Comments are closed.